发展公益诉讼 共建法治江苏

20190826期来自:新华日报

检察公益诉讼守护公共利益

用好赔偿款,破解公益损害修复难

公益诉讼是保护国家和公众利益的安全网,也是践行依法治国,提升政府治理水平的推进器。8月20日晚,由省委改革办与省广播电视总台合作推出的大型政策解读节目《黄金时间——改革政策e解读》播出《发展公益诉讼 共建法治江苏》。

【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汪 莉】检察公益诉讼是由检察机关为主体发起的公益诉讼。2015年7月,江苏成为这项工作首批试点省份。根据相关规定,检察公益诉讼涉及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实施后,保护英雄烈士权益也纳入公益诉讼范畴。

专项行动维护“舌尖上的安全”

【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汪 莉】食品药品安全,是公益诉讼的重要领域。近期,全省检察机关正在开展“舌尖上的安全”公益诉讼专项行动。监督江苏境内上千家外卖平台企业。对不规范的外卖平台进行取缔或者整顿,保证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损害食品药品安全要10倍赔偿

【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副主任 朱建勇】根据《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人民检察院对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可以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人在接受刑事处罚的同时,将承担10倍的惩罚性赔偿。

“支持起诉”制度助力公益组织

【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副主任 朱建勇】很多公益组织因人力物力不足等原因,对提起公益诉讼有所顾虑。对此,检察机关建立“支持起诉”制度,通过提供法律咨询、提交书面意见、协助调查取证等方式,支持公益组织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目前,全省检察机关支持公益组织提起诉讼的案件已有28件。

省政府作原告提起公益诉讼

【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刘伟京】2014年,安徽海德化工向长江非法排污,导致靖江和兴化停水50多个小时。案发后,根据《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试点方案》,江苏省政府作为独立原告,提起公益诉讼。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首次由省级政府作为原告提起的环境类公益诉讼案件。通过二审,2018年12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要求安徽海德公司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3637.9万元,生态环境功能服务损失费1818.95万元,总赔偿超过5400万元。

建议打造“四位一体”新格局

【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单 锋】公益诉讼目前有三大主体:检察机关、社会组织和行政机关。但有关赋予社会组织发起公益诉讼的资格,现行法律稍显苛刻。建议随着这三个主体的公益诉讼有序地开展,我们的立法应该能够掌握好鼓励公民运用诉讼来维护公共利益和防止滥诉二者间的平衡,有限开放公民的公益诉讼资格。检察机关、行政机关、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如能够做到“四位一体”,对公共利益的保护有深远意义。

新政推动破解公益诉讼四大难题

【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汪 莉】公益诉讼存在四大难题:线索发现难、调查取证难、评估鉴定难、损害修复难。为解决这四大难题,我们出台《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关于推进公益诉讼工作的指导意见》,从多方面出招,同时还主动与多部门联合出台协作意见,共同维护公益。

公益诉讼观察员破解线索发现难

【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副主任 朱建勇】举报是公益损害线索的一个重要来源。根据《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关于推进公益诉讼工作的指导意见》,检察机关正在建立公益诉讼观察员制度,选聘热心人士,向检察机关上报公益损害线索,拓宽线索发现渠道。

“随时拍”举报奖励等着你

【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副主任 朱建勇】全省基层检察机关已陆续建立线索举报制度,发现公益损害线索可拨打“12309”举报热线,或与各基层检察院公众号互动,使用“随时拍”功能拍下现场照片,上传平台进行举报。省内部分地区已开始发放举报奖励。

加强配合,破解线索发现难

【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 刘伟京】根据《关于加强环境保护检察监督与行政执法协作配合的意见》,我们将定期和检察机关沟通公益诉讼的案源、案件办理等情况,主动移交案件线索,帮助破解线索发现难的问题。

提供专家,协助破解鉴定评估难

【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 刘伟京】根据《关于加强环境保护检察监督与行政执法协作配合的意见》,我们还充分发挥生态环境专业技术资源密集优势,建立公益诉讼环境损害专家委员会,将生态环境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选拔进入专家委员会,积极委派生态环境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全力配合检察机关开展环境公益诉讼。

共建实验室,破解评估鉴定难

【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汪莉】江苏省检察院也在积极探索通过技术支撑解决调查取证难和评估鉴定难的问题。我们跟科研院所形成协作实验室,和省生态环境厅共同筹建了公益诉讼生态资源领域的司法鉴定联合实验室。

我们和省检察院共同筹建的联合实验室,既涉及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案件线索的快速检测,也涉及后续证据的鉴定,损害的评估等工作。

?上接1版 2003年,刚工作两年的叶聪被任命为总布置主任设计师。总布置是潜水器设计的关键部分,所有潜水器设备的功能、指标、接口都需要通过总布置主任设计师来协调和配置,可以说是整个潜水器设计的主线。从最初的草图到完工图,几年下来,叶聪已经修改了几百遍。“每一个部件都要算得很清楚,有时候都要一厘米一厘米地去计算,操作时间都要精确到秒。”

项目中的所有人都在帮助叶聪这样的年轻人成长,徐芑南院士那时已经70多岁,但仍亲自指导年轻人。七〇二所水下工程开发研究室时任主任、“蛟龙”号的副总设计师胡震经常与年轻人一起讨论,传授本领。徐芑南曾形容过这种齐心协力的合作,“人人都是主角,人人又都是其他人的配角。大家相互补台,互不拆台。”

严密的理论分析,离不开扎实的应用技术研究。“蛟龙”号完成了前后大量的试验工作和模型验证。

对“蛟龙”号科考队员们而言,每一次执行下潜任务都一刻不能松懈,深海中复杂未知的环境随时可能发生危险。冰冷的海水、超高压的水下环境、地形复杂的海底,都让潜水器内的人员精神紧绷,随时都要做好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从2009年至2012年,“蛟龙”号接连取得1000米级、3000米级、5000米级和7000米级的海试成功。

正如中国神话传说“蛟龙闹海”,这条高科技的“蛟龙”,在深海弄出了大动静。叶聪说,中国仅用10年突破7000米深潜纪录,得益于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不断发展的技术和工业制造能力。

作为“蛟龙”号的兄弟,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二台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2018年开始已经在南海投入应用,其使用效能、经济性和可靠性均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由此,中国载人深潜同时具备了向最深海处进发和大范围调查的双重能力。

站在“蛟龙”号的肩膀上,中国正在研发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叶聪担任总设计师。未来,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将进一步深潜到万米级深海,可以探测“蛟龙”号尚不能覆盖的余下0.2%面积的海洋。

“我们不仅可以把装备造出来,而且可以把它用好,然后利用得到的数据做出更好的装备,甚至把这些成果向全世界发布,去推动整个世界海洋科学的进步。”我国向海洋深处进军的中国梦,正通过叶聪所在的“龙之队”变成现实。

本报记者 杨频萍

— —

朱东锷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与人民警察队伍建立70周年,讲好南京警察故事,弘扬南京公安精神,南京市公安局于2月启动首届“石城金盾杯文学大奖赛”征文活动,面向社会各界,征集反映南京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的优秀文学作品,通过“文以载道、诗以言志”的方式,热情讴歌南京公安建局70年来厉兵秣马、创建平安的奋斗历史,大力宣传南京公安不同时代敢立潮头、锐意改革的突出成就,充分展示南京公安坚守一线忠诚奉献、勇于担当的良好精神风貌。

4月份,南京市公安局组织了全国部分优秀公安作家、报告文学作家来宁采风活动。

带着激情而来,满怀收获而去。集中采风活动结束后,作家们回到全国各地,深度酝酿、潜心创作,一篇篇饱含真情的精品佳作先后出炉。

作家们以文学的人文视角生动讲述南京人民警察的平凡故事,用朴实的情感热情讴歌公安英雄模范的光荣事迹,用生动的笔墨真实再现火热的警营生活。这批作品,既有笔墨洒脱的浓浓书香,又有南京公安的侠肝义胆。作家们用最有温度的作品,展现了南京公安民警与时代、国家、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家国情怀。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