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同时过着『另一种人生』

20170510期来自:新华日报

者,

“‘教小孩’

商业摄影师顾然

张艺璇在南通开发区一所小学当英语老师,过着“朝八晚五”的生活。“老师”这份工作符合这个22岁女生对自己人生的规划。2015年,从南通师专小学教育专业毕业后,她考了两张证——教师证和驾驶证。

张艺璇喜欢小孩子,朋友圈里不时晒些教室里可爱的小朋友。除了累一些,捣蛋的学生、难缠的家长,她都能应对,“用我妈的话说,除了没对象,一切看上去都很美。”

然而,还不够。上下班要开车40分钟到单位,对于这座并不大的城市来说,已经够远了。每天在高架路上开车,张艺璇觉得这就像自己的人生,平淡、漫长、能看到尽头。

还好,她有纾解无聊的办法——写作。在笔下,她“过着另一种人生”——“90后”青春言情作家“颜亦欢”的人生。“纵然无欢容颜亦欢,愿这一生与文字相伴,温暖如初。”网站上,张艺璇的自我介绍很有时下流行的青春文学的味道。

从小语感出众的她,初中时在老师鼓励下开始投稿,就此“出道”。迄今为止,她用笔名“亦欢”和“又欠”出版了4本书,在《天使.com》《桃之夭夭》等青少年流行刊物上刊登了近百篇文章,有言情、有惊悚、有仙侠,“千万别叫我作家,我还不够格,就叫我写手吧。”她对记者说。

作为典型的“文艺少女”,张艺璇的爱好不止于此。“技多不压身嘛”,她笑

着说,早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她就在丫丫语音当情感主播了,“我都不好意思跟听众说我多大年纪”。声线知性的她,会录一些歌曲放在APP上,偶尔在微信群里发些游戏配音片段,总会被嘲笑“辣耳朵”。只有写作,让这个“外向的孤独症患者”最有成就感,所以单身的她,目前选择跟“文字”谈恋爱。

身兼双重身份的张艺璇很享受现在的状态,她告诉记

‘写文章’我

都喜欢,没想过放弃任何

一个,未来,倒是有可能转

型当‘专业编剧’,那是我

的奋斗目标和梦想。”

跟张艺璇一样,虽然

酷爱摇滚,但贝斯手吴双并

没有放弃出版社编辑的本

职工作。

2014年从南京大学

研究生毕业后,淮安人吴

双应聘到了令人羡慕的省

级出版社工作。“本职工作

只是我的一个社会身份,

为什么不能有另一种人

生?”每次饭局,吴双说出

这话,朋友们都以为他“喝

大了”,其实他知道,自己

是“心大了”。

吴双从不否认自己是

个不安分的人。在办公室

里,他穿着衬衫、西装背

心,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私

下里,他会用发蜡把头发

弄得很潮,腰间挂着一串

链子,偶尔还露出胳膊上

的纹身。在吴双家的客厅

里,一半是酒,一半是书,

书里一半是诗集。

和所有自诩追求自由

的青年一样,吴双喜欢摇

滚,“特躁特嗨的那种”。

2011年,他在合肥第一次

参加音乐节,“仿佛被击中

了一样”,从此入了摇滚的

坑。这些年,大大小小的

酒吧混一圈,新新旧旧的

乐队听一遍,他最后决定

“索性自己弹吧”。去年,

他把自己的书房改成琴

房,弹了几年的民谣吉他

换成贝斯,还加入了南京

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搞

起了“重金属摇滚”,开始

参加演出。

“工作中有时我们会

伪装自己,但诗歌和摇滚都是真实的,尤其是摇滚,能够让我尽情表达和收获快乐。”不过,吴双从没想过辞职,在他看来,喜欢安静地读书和喜欢狂躁的音乐并不冲突,出版社的工作“有书读、有钱赚”,这样的日子他很满意。

吴双毕业前,在前程无忧求职网站上看到一份调查报告:每10个年轻的上班族中就有4个人同时干着2份工作。他觉得这些人很酷,“有勇气同时体验另一种人生。”如今,他觉得自己也很酷。

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丁

南通人媛媛大学学的是法律专业,毕业后进了移动公司,后来又考进该市一家机关工作。安稳的环境让她拥有了大把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前年,她开始尝试做代购。

去年,随着网店普及,她和身边的很多姑娘一样,把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利用起来做微商。舅舅家出口日本的拖鞋,朋友家出口法国的家私,媛媛利用这些资源,在朋友圈里推销,收入颇为可观。

“我爱玩,一边玩一边做,要不然赚得更多。”她很感谢这个时代,教育、健身、美容、旅游等等网络平台兴起,让时间充裕的青年人有了各种工作机会。做微商、开专车、送外卖……只要愿意付出额外的精力,机会比比皆是。

“写网文挣的肯定比我当老师挣的多啊。”记者采访张艺璇那天,网易云阅读的编辑刚刚决定,几天内“砍”掉她的连载,原因是“断更”太多了。不过张艺璇并没有难过,几个电话打出去,就通过朋友联系上了另一家网络连载平台,“本来每千字80块,现在120了!”

出第一本书的时候,出版社买断版权,只给了张艺璇4000块稿费。现在她连载网文,能拿稿费,有保底分成,如果出版社出书,还有6%的销

售分成,以及可观的版权改编费。至于她当老师的工资,“实在不好意思说。”张艺璇笑道。

“互联网给了年轻人很大的平台,只要有才华,什么想法都能变现。”她说起网上很火的一档综艺节目《奇葩说》,里面的几个知名年轻辩手,基本都有本职工作,但在做辩手之余,还在喜马拉雅电台做了一个教人说话的付费节目《好好说话》,节目的会费是一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