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黑恶势力横行乡里一些以“套路贷”面目出现

省高院发布全省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情况

20181214期来自:浙江法制报

(上接1版)

新闻发布会上,省高院副院长崔盛钢发布了一年来浙江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基本情况。据介绍,2018年1月23日至11月30日,全省法院一审受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328件2457人,其中涉黑48件598人;已判决136件844人,其中涉黑14件182人。二审受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50件513人,其中涉黑13件244人;已裁判案件32件326人,其中涉黑7件119人。

涉黑涉恶犯罪一般与治安问题交织合流,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一些黑恶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不仅在征地、拆迁、采矿、林业、渔业等领域强取豪夺,而且通过竞选村干部、贿赂、恐吓等手段把持基层事务,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成为危害社会稳定的突出隐患。而从浙江法院的审判情况分析,近年来,涉黑涉恶犯罪向政治领域渗透趋势明显,侵蚀危害基层党组织、政权组织。

典型案例中就有绍兴越城陈新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1996年11月,陈新昌被任命为越城区东龙山村村支书后,把持当地基层政权十余年,培养多名被告人为村委会委员,甚至被选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严重危害当地政治生态,扰乱经济环境,影响社会稳定。

“长期以来,当地村两委的选举都被陈新昌操控,很多村民因畏惧陈新昌的黑恶势力,甚至直接把空白选票交到陈新昌手里。”梁健介绍说,陈新昌创办中实房产、中实建设公司等10余家企业,以此为平台,通过克扣、拖欠工程款并暴力压制讨要钱款人员,在东龙山村新农村建设工程中非法牟利;以慈善协会名义侵吞村集体资产,敲诈房产开发商,以干扰政府机关工作的方式索要工程款等,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涉及资产高达16亿元。

涉黑涉恶犯罪向经济领域扩张方式多样,严重危害经济发展秩序,尤其是不断向金融领域侵蚀,通过高利放贷、恶意讨债等手段发展地下金融。比如台州吴永杰“套路贷”犯罪组织,其下属的吴晓明团伙以滋扰、威胁等“软暴力”手段实施非法网络放贷业务,涉案金额1600余万元,极大危害群众人身、财产安全。

但涉黑涉恶违法犯罪和经济行为挂钩,具有一定的隐蔽性。杭州市经济开发区法院判决的被告人盘荣有等8人恶势力团伙“校园贷”案中,盘荣有等8人以“润之助学贷”或个人名义,以杭州市经济开发区在校大学生为目标群体,从事“校园贷”放贷业务。他们通常利用借款人急于借钱的心理,以借款人信誉不好、没有抵押为由,与借款人签订远超实际借款数额的借条,制造资金流水凭证,在借款到期后以各种手段进行催收,其中不乏不易被察觉的“软暴力”。“比如限制人身自由、播放暴力讨债视频、告知学校及家长、频繁致电亲友等。”梁健介绍,有些女生在催款时甚至被要求拍摄裸照,或者发生性关系,对她们的学习生涯、家庭生活产生了重大不良影响,“甚至有女生不堪其扰而自杀”。

近年来,浙江法院坚持以“零容忍”的态度,重拳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依法严惩相关首要分子、骨干成员,重点打击农村黑恶势力及操纵、经营“黄赌毒”、非法高利放贷、“套路贷”、暴力讨债等危害民生的违法犯罪活动。省高院会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联合出台了《关于重大黑恶犯罪案件分案办理的会议纪要》等多个规范性文件。一些中级法院、基层法院也与当地公安、检察院联合出台了扫黑除恶规范性文件。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