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解放了,我们结婚了!”

20191130期来自:重庆晨报

高彭年年轻时的高彭年

江苏人高彭年,93岁,平时喜欢看京剧,看新闻,特别是关于西南服务团的新闻。重庆算是他的半个家乡。从解放重庆那一天起,他就留在了这片深爱的土地。

1949年夏,渡江战役胜利后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受命解放大西南。出征前,刘伯承、邓小平决定从中央和老区选调一批新闻、邮电、财经、公安等方面的干部,同时招收上海、南京的大中学生、青年职工,组建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6月,1.7万余名老干部和来自宁沪杭的进步青年,告别亲人,跋山涉水,随战斗部队向大西南挺进。二野大军每解放一个地区,就留下一个西南服务团的中队负责接管和政权建设。

服务团中,就有年轻的高彭年和车淑云。高彭年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五支队下面一个中队的队长,是个挺拔帅气的江苏小伙,有文化,喜欢写文章,写得一手好字。比他小五岁的车淑云在服务团管粮票,这个典型的山东妹子,性格爽快、仗义,对人特别好,两人在工作过程中慢慢相互吸引。有一次高彭年生病,车淑云买来水果,对他细心照顾。虽然双方都有意,但一直没有说破,把这份情愫暗暗埋在了心里。因为部队有规定,不能随便谈恋爱,他们也希望在全中国都解放后,再考虑儿女私情。

当时,他们跟随西南服务团,从南京出发,乘坐火车到达徐州、长沙,后徒步经过湖南常德,又进入重庆境内,徒步了1200公里,每天80公里,天不亮就起床,终于在1949年11月27日晚到达南岸海棠溪。高彭年记得,川东区党委的办公地点在黄桷垭,他们就驻扎在原德国大使馆,甚至还听到了歌乐山方向传来的枪响和反动派放火烧渣滓洞白公馆的声音。

据了解,西南服务团7000多人,于重庆解放后先后抵达,投入到接管、建设重庆的艰巨任务中。几乎重庆每个区县和部门、工矿企业、学校等,都有西南服务团的战士。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了,高彭年和车淑云的心情无比激动,不久后向组织上写了结婚报告,很快获批。虽然连一个婚礼也没有,但对他们来说,重庆解放的喜悦,老百姓点燃的庆祝的鞭炮声,如同他们婚礼的伴奏。结婚后,来不及庆祝,高彭年立即投入到新重庆建设中,他的工作是供应服装,要找当地手艺精湛的工人制做军装,警察的服装是米黄色,干部是黑色、灰色的中山装。

解放后,高彭年在重庆船厂工作一直到退休。车淑云1987年不幸因病去世,但此前他们共度了美好的时光。

高彭年获得过一大包纪念章,其中包括“解放西南胜利纪念章”“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年纪念章”。他把这些奖章以及关于西南服务团与重庆有关的资料都收集好,郑重地写了几个字:“永久保存,一代一代传下去。”

宋任穷曾说过,“西南服务团的同志,都无愧于投笔从戎的一代,自我牺牲的一代,无私奉献的一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代。”高彭云将这句话看作是对自己最大的奖赏。

讲述人:高彭年 年龄:93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