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待了22年的夫妻渔民

离水上岸,未来可期

我市长江流域将实行禁捕,周木兵夫妻俩告别22年渔船生活他们打算上岸后多陪陪父母和孩子,学习新技能找份新工作

20191124期来自:重庆晨报

夫妻在渔船上一待就是22年

11月21日中午,在巴南区李家沱江段,“哗啦、哗啦”的划桨声打破了江面的宁静,渔民周木兵驾着一艘小船,把早上下水的渔网取回来,这一趟跟以往很多时候一样,颗粒无收。

周木兵把小船停靠在一艘大渔船旁,把手里的渔网扔向船头,妻子李大姐正在把每副渔网上的铁坠子取下来。周木兵说:“政府通知说下周就要交船,今后再也不打鱼了,铁坠子当废铁卖,渔网拿回家去养鸡用。”

在长江水里捕鱼二三十年,周木兵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末代渔民。

按照《重庆市长江流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规定,我市长江流域禁捕范围和实施时间分三步走。最先实施禁捕的是水生生物保护区,今年底前率先完成渔民退捕。

离水上岸,将是以渔为生者的未来。

内疚+弥补:“这些年没照顾到父母孩子,上岸后一定多陪陪他们!”

长江上打鱼的,大多是夫妻渔船,男开船,女撒网。周木兵今年46岁,和妻子李大姐均来自铜梁区。小学毕业后,十二三岁的周木兵就跟随堂哥跑船打鱼。儿子满2岁时,李大姐也跟随丈夫上了船,这一待就是22年。

22年来,长江上发生了许多大事: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三峡水库蓄水,长江春季休渔制度,再到如今的长江10年禁渔。夫妻俩的船也换了三次。“这艘大船是2009年打造的,当时花了四五万元,至今陪伴10年了。”

船上的生活简单而艰苦:几块木板就拼成一张床,一床铺盖卷和几个锅碗瓢盆,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周木兵和妻子就在这狭小逼仄的船舱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酷暑寒冬,一年中有300天都在船上生活。

“只有春节回老家耍两个月,即使近年来春季休渔后,也很少回去,要留下来看船和补网。”李大姐说,“打鱼这些年,最内疚的是没照顾到父母和孩子,上岸后一定多陪陪他们!”

这艘渔船曾是全家人的希望

理解+支持:“长江流域的确该禁捕了,再不禁今后就没鱼打了。”

在夫妻俩眼中,渔船曾是他们的全部,是全家人的希望。他们用打鱼挣的钱,赡养双方老人,供孩子上大学,翻修老家的房子,还在主城买了一套房。

夫妻俩捕鱼区域是从上游茶花广场到下游的娄溪沟,长约10公里。在该江段一同捕鱼的还有其他几艘船,主要采取流网的方式捕鱼。大家轮流着在江上放网、收网,不断循环往复。

李大姐说:“李家沱江段有一个回水沱,鱼喜欢待在这里。前几个月是水米子、船丁子,现在则是鲢鱼、青波、黄腊丁。”

捕鱼多年,夫妻俩也见证了长江里的鱼从多到少的巨变。“刚上船时,一天随时就有上百斤的鱼,光是水米子就有二三十斤,而现在一天才打10来斤鱼,有时还打白板。近年来鱼越来越难打,渔民的生活勉强维持。”

“长江流域的确该禁捕了,再不禁今后就没鱼打了。”对于国家出台的长江流域禁捕政策,周木兵表示理解和支持。

人到中年放下不舍迎接挑战

规划+憧憬:“上岸后打算学其他技能,找份工作,开始新生活。”

“听说老周回家休息了,远文重新找到了工作。”周木兵口里的老周和远文,都是跟他一起打鱼多年的老伙计。

近一个月来,一些渔民扛起铺盖卷,离开了居住多年的渔船,开始了新的生活,只留下空荡荡的渔船停在岸边,等待政府回收拆解。

这几天,周木兵和妻子忙着收拾船上的东西,准备随时上岸。“其实船上也没东西,就是一床棉被和几张渔网。”看着居住多年的渔船,夫妻俩眼睛里还是流露出许多的不舍。

周木兵说,现在年轻人不愿意接下父辈手中的渔网,他在渔民中算年轻的,除了打鱼外,不会其他技能。上岸后,人到中年的他们想要寻找新的工作,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令两人感到欣慰的是,他们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已在主城一家企业上了半年班,政府也对他们退捕后的生活、社会保障、职业技能培训等进行了补助,解决了后顾之忧。李大姐表示,“上岸后,我们打算学习其他技能,找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韩政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