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演得最多的……

20190826期来自:重庆晨报

3.施惠

“我演得最多的团体,是辽宁芭蕾舞团,跟沈阳歌舞团也演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是跟北京歌舞团。演出的方式,和原来在重庆跟团差不多,但是团的级别更高,演员的名气更大。在天津走穴的时候,我正在录我的第四盘带子,天津北京两边跑:晚上到天津去演出,白天就回北京录带子。”

当时一个广州,一个北京,是中国流行音乐的大本营,施惠群有没有抓住机会呢?“当时北京很多机会,但我的性格和从小受的家庭影响,不是很喜欢一直去冲,而是比较安于现状,只要有歌唱就行了,比较知足比较安静。谢晓东当时跟我很好,他的名气也还不大,就说我:你不要一天就去走长穴,应该走短穴,最多出去演两三场,你就要回来,不然要失去很多机会。结果我一走就走的长穴,跟一个团出去就演一两个月。解晓东就走的短穴,他在谷建芬那里,跟老师也跟得对,谷建芬是流行音乐的女教主,毛阿敏他们都是从她的训练班出来的。我主要是不很勤奋,只是唱歌,还是比较害羞那种。”

最后一次走穴是跟北京歌舞团,有解晓东、腾格尔他们。“我们在东北去演了一段时间。当时名气最大的是腾格尔,很好一个人,很有思想。他唱《我的故乡并不美》,原唱不是他,但他唱得很好;解晓东青春帅气,唱《罗拉》,也是西城秀树的歌。‘伤心的罗拉,罗拉,请你再走近我,罗拉,盼望你又归来’,唱得好惨了;我呢,始终都唱那几首,邓丽君的《奈何》《漫步人生路》。这种演唱会,都是唱两三首。因为邓丽君的快歌不多,要在舞台上唱的话,气氛不是很好,就要靠有点节奏的歌。”

北漂时,跟北京演出公司出去演出,基本上很少演剧场,都是演体育馆。“体育馆就是场子大,票卖得多。你想嘛,请的都是腕,不唱体育馆,那个钱肯定赚不回来,所以,我跟他们同团同台演出过的大腕太多了。我发现,名气越大的歌手,越好相处。很怪,反而是不那么有名气的人,‘臭’哄哄的。越有名气的人,可能他觉得本来就酷爱这个,是很平常的事情,没觉得自己有好牛气;还有,名气大,心胸更广阔,他能够出名,可能也是有道理的。在舞台上怎么表演,怎么跟观众互动,啷个去吸引观众,他们都很有经验,我学到很多。这个没得哪个会教你,只有自己去看,去感觉。”

跟北京歌舞团一次走穴,有冯巩、倪萍、牛群、牛振华。“我们演了三个月,演了好多地方哟,当时圈内还不兴喊明星喊老师,冯巩、牛群我都是喊冯哥、牛哥。冯哥的名气最大,走到哪里,都要遭围起。倪萍当时虽然已经演了电影,但是还没得好大的名气,她去了央视后,名气才大起来的。她是话剧出身,人也很好,很朴实,不是很浮夸那种,很有品质、有内涵的一个人,不像很多演员,除了长得漂亮,就没得啥子内涵。可能因此,冯哥、牛哥他们都很欣赏她。她比我大,经常我都是喊她倪萍姐。”

当时这种走穴的“草台”班子,风气怎样呢?“美好,以前那个时候的风气非常好,当然话又说回来,在北京,有些人是会那个样子,但我觉得所谓的风气,也是看你自己的脾气,你可以同流不合污噻。你自己不看重自己,那风气就不好说了。”

他们还给施惠群取了个名字。“他们喊我施惠,倪萍给我取的,她对我说:‘哎呀,不要那个群,叫施惠’。然后有一年,我南下好多年了,他们到深圳来演了两次,在体育馆。我带了一个朋友去看他们,他们喊我施惠,我那个朋友也喊我施惠,所以从那以后,我在深圳的那个圈子,很多人都喊我施惠。”

文/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马拉 图/施惠群

“走穴”就是各地歌舞团,都请他们去演出。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