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是母亲朋友的女儿……

20190519期来自:重庆晨报

佑,是母亲朋友的女儿。

尽管我一直清楚的知道,母亲一直希望我和佑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我也无法消除我发自内心对佑的厌恶。我不喜欢佑。

我不喜欢佑的理由,可以列举出很多。但其中我最在意的,不过于,我讨厌别人将我和她作比较。

佑是典型“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多才多艺,拿到的奖项众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那些自认为我们关系好的大人们,谈论着佑的时候总不忘“带”着我,却不管我是否介意。

毫不否认,佑有多优秀,我在他们眼中就有多差劲。

没有例外,我这次的数学考试又考差了。母亲拿着那满是红叉的试卷,眸子里充满了失望。我无法直面母亲失望的目光,低着头静静等待着母亲的责备,只听见母亲对我道:“你看看佑,数学有哪几次下过125?你……”又是佑,我心里那满满的愧疚感被母亲的一番话冲击得一点儿也不剩,我冷声打断母亲:“你除了会说佑你还会说什么?我难道就没有一点儿不及佑?你那么喜欢佑,怎么就不让佑做你的女儿?我的努力你就从来没有看到过!?”那并不是我第一次与母亲争吵,但是,是第一次那么强烈地排斥佑。

我并不是没有去学会欣赏过佑的好,但大人们一再对我俩的比较,以至于我内心对佑的不满大大超过了我对佑的好感。

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佑是可怕的存在!我甚至希望,佑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不见。可这些小心思,却让我对自己感到惭愧,不安感一点一点地侵蚀着我的心。

……

“佑他们一家要走了。”母亲在某天吃饭时,突然对我说出了这话。

“哦。”我心里猛地一颤。

我本应高兴才对。一直那么厌恶的人要远离自己的生活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我应该高兴啊,佑走了,不会再有人拿我和她作比较了,多好。我一直所期待的,终于要实现了。可是心底的那些失落感不知从何而来?

“他们什么时候走?”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母亲貌似没想到我会关心佑的事,长久,才道:“大概,后天吧!”

“你舍不得佑?”母亲追问。

“没有,就是有点突然。”我一惊,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答道。

那是佑啊,我一直厌恶着的佑啊,但不知为何,我竟冲出家门,敲响了佑的家门。

我与佑聊了很久。没有人知道我们聊了些什么,但是都知道,那天我从她家出来后,我俩成了很好的朋友。

如今在远方的佑的成绩依就很好,母亲依然时常念起她,但是,我却不再反感母亲拿她和我比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