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统技艺手艺和前……

20181210期来自:重庆晨报

最大赢家也在关注“永生”话题

民间传统技艺手艺和前沿科学结合到了一起,深刻表达了现代科技带来的冲击与改变,充满生活气息。

80后作者杨晚晴是哈尔滨人,目前定居昆明。他的作品《天上的风》在本届颁奖礼上斩获两项大奖,但他带来的故事关注的主题并不新鲜:就是上个月华语科幻星云奖在重庆颁奖时,我们也曾经和刘慈欣探讨过的一个话题——人有没有可能通过上传意识、记忆,再通过其他载体实现永生。“我写的这个故事就是一位患了绝症的父亲和儿子,在到底要不要上传意识的问题上产生了意见分歧。”

杨晚晴说,他设定的故事发生时间大约是2050年代。“尽管书里有关于意识上传在技术上如何实现这样很科幻硬核的东西,但故事里的父子情深是自己更想告诉、传递给大家的。”杨晚晴直言,自己写得很痛苦,有时甚至是流着泪在写,因为里面的“情感恣意奔放了一些”。

据介绍,本届“未来科幻大师奖”的所有获奖作品将由重庆出版集团结集出版为“临界点”书系。昨天下午,“未来科幻大师奖”2017年获奖作品精选集《临界点3》也在言几又书店举行了首发式。

已关注幻想类文学的创作、产业发展多年的重庆出版集团此前已出版了《三体》三部曲、王晋康的《十字》《与吾同在》等中国著名原创科幻作品。重庆出版集团负责人表示,未来,“临界点”书系将和《冰与火之歌》《猎魔人》为代表的西方幻想文学“独角兽书系”并举,进一步发掘和推广更多的科幻文学作者和作品。

高科技冲击生活是近年创作主流

“更多高科技发展对大家社会生活的冲击,取代了宇宙探索这样的宏大主题。我觉得这是近几届‘未来科幻大师奖’获奖作品的主要变化,”本届评审、上个月才在重庆获得了第九届华语科幻星云奖短篇小说金奖的宝树这样表示。

宝树说,在自己印象中,近年年轻作者的作品普遍受美剧等影响较深。“同时,圈内普遍比较认同的观点是,科幻文学更多是内向发展的。因为一方面宇宙探索主题不新鲜了,而且它的发展其实是很缓慢的。”宝树表示,相反,高科技给普通大众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却是越来越深,“短期内,它可能会是一个潮流。”不过,他也表示,当人类的宇宙探索有新的重大突破时,可能作者的目光又会被宇宙吸引,“比如人类的火星探索真正有了重大突破时。”

本报记者 裘晋奕 成都报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