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偷偷恋爱,因为老妈不许我再婚

20161105期来自:重庆晨报

我的恋情惹怒母亲

倾诉

陈芳芳,38岁,天秤座

我的第一次婚姻持续了7年,母亲非常不喜欢前夫,可以说是她一手安排的我离婚。我离婚后她立马买了新房子接我和儿子同住,所有开销都由母亲独自承担,她把我们的生活照顾得非常好。她认识教儿子的每一位老师,家长会也一直是她去开。儿子说我是什么也不管的甩手妈妈,他明显和外婆更亲。

我是真心感恩她对我和儿子的种种付出。大多数时候,我们祖孙三代其乐融融。但有时也会不愉快。简单说来,让我们最不愉快的就是我的个人生活,母亲要求我现阶段不要谈婚论嫁,专心把儿子养大再说。而我非常不认可这个观点,我渴望从美好的恋爱开始走进幸福的婚姻。母亲退休前在单位是领导,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很强势的人,说一不二,最讨厌别人和她对着干。离婚这些年我谈过几次恋爱都是背着她的,但还是被她察觉到蛛丝马迹,她非常生气,说我有了恋情就该带着儿子滚出家,还要还给她这些年她为我们花的钱。这对我都是不可能完成的难题,儿子从小由她带大,和她感情远胜过我,儿子绝不会跟我走。我的工资还不到她退休工资的一半,根本还不起什么钱。想想也就心灰意冷,前几次恋情因此无疾而终。

现在的男友觉得我母亲过分强势,一直鼓励我独立,让我直接跟母亲公布恋情,然后搬到他那边去住。我试着跟母亲谈,她很愤怒,猜出是我男友的主意,立马认定他是故意和她作对的人,还指责我被一个外人洗脑。她要我在爱情和亲情中二选一,说如果我搬去和这个男人住,她就和我彻底脱离母女关系,当没生过我。爱情是我想要的,亲情也是我不能舍弃的,二选一的话,太痛苦了。

母亲为何如此强势?

对话

张娓:你早已成年,母亲为你做主,你是什么感受?

陈芳芳:她是为了我好,担心我再吃亏上当。但她要求我在儿子考上大学前不恋爱不结婚还是很难。

张娓:你过去吃亏上当了吗?

陈芳芳:她认为我嫁给前夫就是吃亏上当。

张娓:你自己觉得呢?你就此和母亲讨论过吗?

陈芳芳: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没讨论过,她太强势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说什么也没用,她不会听。

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去面对生活

手记

2号傍晚,我和陈芳芳在渝北冉家坝的一家茶楼见面。是男友送她过来的,给我写信也是男友的主意。

看得出来陈芳芳非常敬佩母亲,她觉得母亲有两方面特别能干,一是工作能力强,换过几个单位,都是从基层做到高层;二是母亲早早离婚独自把自己养大,还给了自己很好的学习生活条件。我问陈芳芳,是不是对自己现在的生活不满意,想像母亲那样生活?她先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我没她那样强大,过不了她的生活,只要能过属于自己的又还喜欢的生活就不错了。那么,你喜欢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她想了想说,有一个真心喜欢我和儿子、能保护并能给我安全感的爱人,一起相亲相爱过日子。我说现在的男友是这样的人吗?她叹息说不是,他不喜欢儿子,还对我母亲有很大意见。

我有点好奇:一个是你母亲,一个是你男友,他们并没见过面,没有任何直接的沟通交流,却互相看不惯,彼此充满敌意和排斥。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从哪里了解的对方?陈芳芳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回答说,唉,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他们还没见面就成了敌人。我不是故意的,从没想过让他们为敌,不知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我真的觉得母亲很好,男友也很好,唉。

你并没故意让他们为敌,但你很可能从他们彼此的敌意中感受到了支持、欣慰和快乐。我看着陈芳芳的眼睛说。她眼神有些慌乱地连声否认,我没有这样坏,没有这样重的心机。我说这不是坏,更不是心机,只是内心的自然反应或者人性使然。你感受到了母亲的控制,反控制就成了必然,男友正好成全了你,他对你母亲的敌意和排斥其实都是你自己的。同样,母亲对男友的态度也是你对男友态度以及你对自己态度的投射。

陈芳芳的眼睛红了湿了,过了一会儿,她稍稍平静下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不会听母亲的安排离婚,就是离了婚也不会搬来和她同住,别人只知道我享受了母亲的多少好,不知道我承受了多少委屈煎熬。从小到大,她从没尊重过我,只是把我当成没用又很可怜的人在保护和照顾。她总跟我儿子说,你妈已经废掉了,你要争气要成才。

正当盛年的芳芳、已年迈的母亲、尚且年幼的儿子,血脉相连的祖孙三代如此深爱纠缠又彼此伤害。时光不能倒流,但改变和成长可以即刻开始,从点滴开始学习独立,学习做自己的主人,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毕竟,没有人可以真正替代你去生活,生活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需要自己面对、经历、承担、享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