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蜗牛》

指认出那些“隐性的真相”

20201108期来自:羊城晚报

作为深谙后现代修辞的诗人,余怒把客观性作为诗歌之道。余怒笔下的客观,既是我们生存的事实,是存在之真相,也是一种诗的事实,是某种尚未得到清晰辨认的、奥秘的事实。

余怒往往在诗中精心构筑一个小小的事件,因为事件最终会显示存在之真相与真理。真实地写诗,就是要发现、指认出那些“隐性的真相”,进而在巨大的事实观照下重新认识世界,最终重新认识自我。因此,余怒的“客观性”里,其实包含着更深刻的自我与个人性。

通过诗歌,余怒不懈地探索着客观宇宙与个体星球的隐密联系。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