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再见《马戏团即将到来》

小城中年的精神余地

20201108期来自:羊城晚报

迟子建《炖马靴》

年轻的陈再见以一系列“县城小说”知名于文坛。

他目前依然是青年,但已经把笔触伸向了他年龄的前方。只是这一次,他把以往擅长的青年在物质生存挤压中的情状,当作了进一步长大的人物的具体背景和细节网格,在生计之外冒出生机,宛如顽强的蜘蛛在梅雨季也要向天上望望——《马戏团即将到来》于是泛出了异样的神采,我们就得到了一篇以“即将”为时间推动力和空间构筑力的好小说。

不仅如此,“马戏团”与小城人的互文,是小说里另一重深意。想象的故事真的能够超越具体生活吗?原本就要“不容分说”的一回事,小说试图进行“分说”的意义在哪里呢?与青年奔闯劲头的差异,大概就在于中年开始假设精神余地,并想以此重新激活曾有的“追梦”之旅了吧。

■施战军

4

生命谱系中价值不灭

迟子建作为一个驰骋文坛多年的优秀作家,近年来写作短篇小说似乎见少。《炖马靴》这个短篇有点厚积薄发的意味。

在不长的篇幅里,迟子建融进了历史与现实、战争与人性、动物与人类等诸多的元素,写出了历史的苍凉和人性的温暖。在漫天遍地的大雪中,迟子建优美冷静的笔触即使在展现敌对环境里的冷峻和残酷,依然保持着她特有的柔软和体贴。狼性也好,人性也好,死亡也好,生存也好,都在生命的谱系里保持着不灭的价值。

小说采取的“隔空叙述”的方式,让父辈的传说在“我”的视野中缓缓展开。是现代小说的精神,让这样的抗联老故事焕发出新的文学光彩。

■王干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