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肯《火车》

流年碎影 时间之声

20201108期来自:羊城晚报

邵丽《天台上的父亲》

思想者宁肯长于文学探索。小说以昔日少年的野性,引领读者搭上呼啸而去的火车,一起捕捉北京琉璃厂到永定门火车站的流年碎影,捕捉小芹们在成长中心灵的幽明与流失的童真。

在历史与人性的深处,在民居大院与京城外的故事空间,火车汽笛的鸣响化为小说的时间之声,咣当咣当奔向青年,渐成小说那束理想之光,也成就了作者新的历史叙述。

作品叙事简洁而灵性,决绝又富有节奏;小说粗粝而温暖,荒凉又澄明。

■张燕玲

8

揣测他为何不能自拔

“也许是离开那个城市后我改变了信仰。”这是小说《天台上的父亲》的第一句话。正因为这句话,让我看重了这篇小说。尤其是“信仰”二字,虽略显突兀且一笔带过,却暗示了这个作品的某些不同。

读毕发现,这果然是一篇具有深刻内涵的小说,是一篇触及到了信仰及内心世界的小说。小说不断地复现跳楼自杀了的父亲在其人生中所经历的起伏与波动。我们也因而知悉了父亲曾经的英勇、仗义、火热、倔强和挫败,其中最让人难忘的一幕是他记笔记的细节。

剥开表面的叙述,我们窥见了父亲的灵魂,也知道他正在或曾经遭遇了一场精神危机。而我们最想知道的,无疑是他到底因为什么而不能自拔?

那么,我们知道了吗?不,我们只能揣测。而这,就回到了小说开篇的第一句话。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