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冲突,让人“精分”

20191124期来自:羊城晚报

听杨乃文这张新专辑《越美丽越看不见》,心情就像坐过山车。

第一首歌《悔过书》先声夺人,郭顶冷色调的旋律和编曲与葛大为的词作契合度极高,杨乃文清透凛冽的音色更是锦上添花,“原来我该用力活到不被讨厌,毕竟这个世界打了死结难以取悦”,非常符合杨乃文孤高的形象。

第二首《贵族的挽歌》在这个情绪的基础上更加深化。极重的吉他和鼓点轰鸣拉开序幕,副歌和过渡部分刻意使用假声演唱,配上周耀辉诡谲的歌词,整首歌弥漫着华丽的吸血鬼摇滚风格。

这两首歌在摇滚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戏剧性,既是杨乃文擅长的领域,又不失突破,简直让人击节叫好。

可接下来专辑的走向却让人摸不着头脑。《如今》《路痴》两首失恋情歌连发,摇滚女爵变成苦情歌后。《不再》与许钧合唱,许钧厚重温暖的嗓音本应是亮点,可在这张冷色调的专辑里却显得颇为突兀。

其实不止《不再》,专辑里的大部分情歌,单独拎出来都是好听而且适合杨乃文的,只是它们的气质跟《悔过书》和《贵族的挽歌》有极大的冲突——一边是为爱神伤的呢喃,一边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宣言,几乎水火不相容。

这张专辑的选曲起到了1+1<2的效果,更别提中间还有《BodySing》和《妄想》这两首完全跑错片场的EDM歌曲,仿佛将人生拉硬拽到迪厅,强颜欢笑地蹦迪,完全没有必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