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

用记忆捍卫精神故乡

20191124期来自:羊城晚报

《八公分的时光》一书以作者黄孝纪出生地湘南八公分村为样本,通过讲述故乡植物背后的故事,全景式地反映了中国南方乡村地域人文生态环境的变迁以及对工业时代农耕文明困境的思考。可以说,八公分村既是一个被时代洪流改变的湘南山村,又是一块令作者魂牵梦绕的精神故土。

作者写作初衷很朴素,除了出身农门的朴素情怀外,就是痛心于家乡八公分村自然生态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2005年武广高铁开始兴建,八公分村成为高铁沿线最大的拆迁点,不得不易地而建八公分新村。如今在八公分古村旧址不远的山坡上,迁建的八公分新村经过全新规划,成为永兴县远近闻名的新农村建设示范村。除了依然屹立在高架桥下的八公分祠堂外,旧八公分村保留下来的旧物已然不多。在《八公分的时光》一书中,作者通过记忆构建起了幼年时代所见的八公分自然风貌和人文环境,在书中按江岸、山坡、屋旁、田间、园土所描写的自然景物背后,则饱含着对逝去故乡人文环境的留恋和怀念。

地理意义上的八公分村不过是湘南山区的一个小村庄,在全国近70万个村庄中根本不值一提,而八公分村又为什么值得关注呢?在社会现代化和城市化飞速推进的当下,传统的城乡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乡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城市规模在一天天扩大,而乡村在一天天萎缩。十多年前因兴建武广高铁而被迁建新址的六百年湘南古村落——湖南郴州永兴县洋塘乡八公分村,就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当代南方乡村变迁标本。八公分村在实体和文学层面上,不仅因为被工业文明破坏而具有新闻价值,而且因为作者黄孝纪的真诚写作而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在城市化的浪潮下,乡村的衰退尽管是必然的,但在亲身经历的当代人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情感。毕竟乡村不仅是当下仍存在的生活形态和地理名词,而且对于那些古村落,更是延续数百乃至千年,承载着乡村人厚重的文化和情感积淀,本身仍是乡村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一部分。而现代化绝不是简单的优胜劣汰,蛮横地扫荡一切,博大精深且延续千百年的农耕文明,应该在时代洪流中保留一块领地和话语权,未来也应该与现代文明共存共生。《八公分的时光》在这方面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以前有人曾说,心安之处便是吾乡。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挺有诗意,但如果一个人亲身经历了时代巨变,还能做到随遇而安吗?恐怕很难。在时代剧烈转型、城乡发生巨变的当下,正从乡村走向城市的这一两代人们,还能心安理得地把城市作为自己的心安之所吗?恐怕也很难。从作者黄孝纪的经历来看,他早年经过高考走出八公分村,去外地求学之后,又回到老家永兴县城工作,而今又辗转远离故乡到浙江义乌谋生,虽说自己变成了城里人,可自己却依然与八公分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父母庐墓、自家房屋、自留山等等都留在了八公分。可见他虽然是一位“出八公分”者,但从精神上仍然是一个标准的八公分村人。而与众不同的是,他对故乡的巨变有着浓烈的忧患和自省意识,能通过细腻深沉的文笔将八公分村的巨大变迁记录下来,形成这本有独特价值的《八公分的时光》,用文字保存乡土记忆,用记忆捍卫精神故乡。可以说这无疑是八公分村当代命运中的幸运。

□刘奎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