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说“早起开门七件……

20191124期来自:羊城晚报

古人说“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叨陪末席。现今家家用煤气或天然气,柴火煮食的情景,只出现在民俗博物馆。吃米饭淀粉容易致胖,健美男和纤体女多吃蛋白。就算地沟油已绝迹,健康食谱都明令禁油腻。少油与少盐同保健康,盐商之名已不存在,卖盐更不能致富。就餐要清淡再清淡,淡风所吹,酱醋在高级食谱中地位低下。茶的身价地位迥然超越前面六者。

粤人早上在茶楼 “一盅两件”叹早茶;街上与朋友或街坊相遇,曰:“几时一起饮茶啊?”在潮汕的雅舍饮功夫茶,已乏新意;在高铁车厢里饮功夫茶才领新风骚。米有蓬莱、五常诸品种,但与大红袍白牡丹碧螺春凤凰单枞等等茶的大家族相比,其繁衍璀璨,不及十一。

茶从陆海丝路西传,在欧洲,拉丁文曰thea,法文曰the,德文曰thee,英文曰tea……比诗词昆曲等国际化得多。国人西化,“饮早茶”之外,多了个“饮下午茶”。喜欢中英语夹杂的一些香港人,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说是 “notmycapoftea”。自从陆羽 《茶经》面世,茶道、茶文化勃然而兴。茶文

化博物馆五湖四海处处有,茶文化研讨会时时开。茶的种种书写和报道,多如神州各地的无数茶园;香港报纸有定期出刊的《茗声》,我想是要让茶的名声传得更广远。

“第七屆世界华文旅游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以茶文化为主题,11月下旬在香港举行,我将躬逢盛会。开门七件事的茶,从前叨陪末席,现今应该置顶了,这可象征百姓生活从温饱到文雅的提升。此刻我想起四川流沙河先生的对联:“新潮你喝拉罐水,保守我饮盖碗茶”;文雅的盖碗茶,是“mycapoftea”。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