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

40万劳工联合起来帮助香港恢复秩序

20191124期来自:羊城晚报

推动政府成立紧急救济基金

文/图 羊城晚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22日,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就香港“修例风波”以来发生的乱象表态:香港40万劳工联合起来,帮助香港恢复秩序。

香港工会联合会,简称工联会,于1948年成立,现有251间属会和赞助会,属会会员人数超过42万,是目前香港最大的劳工团体。

羊城晚报:香港的“修例风波”已持续了5个多月,这期间,香港工联会做了些什么?

吴秋北:风波发生以来,我们一直呼吁政府拿出有效措施。当务之急,止暴制乱,只有社会恢复秩序,才能令经济、民生有所恢复,从而恢复香港的民主法治形象。

我们有42万的会员,是香港人数最多的劳工团体,但是我们也不可能让手无寸铁的工友出来和暴徒直接搏斗对抗,这种工作还是要交给警察。因此,我们动员了一些属会会员和热心市民出来帮助清理路障。同时,我们一直在持续发声,表明态度。

我们留意到,有不少无辜市民受到事件冲击,除了我们熟悉的罗伯、被火烧伤的李伯,还有大量的旅游业、餐饮业和零售业从业人员,也就是“打工仔”,他们被卷入风波,损失惨重。我们工会发挥了应尽的职责,不断调集各方力量,希望可以尽己所能帮助他们。

目前,我们正推动政府成立紧急救济基金;同时,我们也希望政府可以针对一些严重受影响的行业,出台相关优惠措施或者改进措施,帮助相关行业工友,尽快走出泥淖。

谣言迷惑了不少不明真相的百姓

羊城晚报:如何看待香港本次风波中出现了“沉默的大多数”?

吴秋北:这与整个社会的气氛是有关的。香港目前贫富悬殊的情况相当突出,基尼系数高达0.539,创40多年来的新高,在全世界都居前位。资本、土地、房屋被几大财团垄断的情况也相当突出,工资指数长期是平的,没有提升。可以说,风波的发生,有偶发性元素,但也有一定的社会根源,加上香港媒体的片面报道推波助澜,所以风波才持续了这么久。

我们认为,政府在施政、改善公平公义等方面有进步的空间,但并不意味着暴徒可以用这种暴力的、违法的手段,甚至用残忍伤害无辜市民的方法,来达到所谓的“违法达义”,这种做法是不得人心的。

我们接触一些学生,他们不断重复一些谣言,比如旺角死了多少人,有多少学生受伤、死亡……这些没有经过调查核实的谣言也迷惑了不少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现在,大多数的市民是明白过来了,相信他们也会慢慢站出来。

发动会员支持建设香港的力量

羊城晚报:现在香港社会产生了较大的“撕裂”,工联会可以做些什么,去修补这些裂痕,拉近大家的认知距离?

吴秋北:目前香港的“政治归边”情况确实比较突出。香港历史上就有一些“反共”“反华”的土壤,这些势力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让一些人选择了“站边”。他们对内地还是老观念,对改革开放以来执政党带领人民取得的巨大成就视而不见。要弥补撕裂看起来确实难度不小。

但香港是这样一个面积不大的城市,我们在此安身立命,如果你执着于某种政治倾向,而把香港搞乱,所有市民受累,是“多输”的。

这是香港人必须面对的选择——是选择继续纷争下去搞乱自己的家园,还是选择建设性的、和衷共济、互相包容的心态?

作为全港最大的劳工团体,很多会员也对我们寄予厚望。我们会发动我们的会员,支持建设香港的力量。

我们打工仔,虽然个人力量很渺小,但团结一致去表达诉求,对平息这次风波,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工联会呼吁市民勇敢地站出来

羊城晚报:工联会在香港的历史上,曾经发挥过什么样的作用?

吴秋北:香港工联会成立于1948年,在历史上一直是香港殖民政府甚至英国政府很“避忌”的力量,在历史上是发挥过非常大的作用。比如水灾,最先出来的,不是消防员和警察,出来组织抢险救灾的,就是我们工联会。还有灾后赈灾、救济,发米发油,也是由我们工联会组织的。比较出名的,是引东江水入港,当年香港是有“制水措施”的,控制居民用水,每周只有几天有水用。后来也是由香港工联会与中华总商会一起出面,向广东省提出相关请求的。

这次风波,我们工联会也能发挥作用。我们看到,在选举前,一些候选人甚至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我们希望政府可以采取措施,保障选举在公平、公正、安全的情况下开展。黑恶势力搞乱香港,就是想吓倒老百姓。我们工联会29位候选人无所畏惧,我们一定会站出来。我们也呼吁市民勇敢地站出来。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