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文明的火种

20190607期来自:羊城晚报

□王惠 广州市教育研究院

远古的人们为什么要保存火种?人类学家的回答是,火可以帮助人们取暖御寒,还可以烧出鲜美的肉食供人们享用;数学家的回答是,火光的灿烂照亮了夜色的黑暗,火光的多姿摇曳着夜色的沉重,火是最美最美的。他们的说法都很在理。因为火就是如此,甚至自然事物中的种种,人类造物中的种种也都是如此,功能和美兼备,实用和无用俱存。他们的说法又大异其趣,都是追求真知的学问家。尤其数学家以更深入的体悟和更睿智的表达揭示了一个真理:美才是人类文明不灭的火种和永恒的动力。

综观大千世界,美是人类独有的尺度。在人类的生产力极其低下的远古时代,火种是人们生存的希望所在,也是文明发展的曙光初现。浪漫的西方典籍讲述着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的故事,古老的中国历史记载着燧人氏钻木取火的传说。凭借火,人类摆脱了茹毛饮血的生存状态,与地球上的其他动物划清了界限;凭借火,人类一跃而成为万物之灵长,走上了创造文明的道路。当文明的大门开启,美的意识就像火种一样跳荡在人类的精神世界。先秦思想家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清代美学家叶燮说:“凡物之美者,盈天地间皆是也,然必待人之神明才慧而见。”——是的,美是万物存在的面貌,是世界运行的规律,但发现美,却惟有人的眼睛和人的智慧,美是人类独有的看待世界的尺度。

细看世间百态,美是人类特定的追求。在人类文明发展的数千年历程中,人们在满足自己的实用性需求之外,也不断发展着自己对美的精神性需求。仅以吃为例,从生吃到熟食,从饱食到品味,从色香到营养,正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人类种种活动和创造,莫不如是,概莫能外。马克思指出:“人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蒋勋说:“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其实都可以变成一堂美的功课。”诚然,人类制作的食物、衣物、器物和建造的建筑物,无不遵循美的规律;人们的农业生产、工业生产、科研工作、艺术创造、交往活动,无不体现出对美的追求。正是人们以美为追求目的的生产劳动和生活实践,一步一个脚印地夯实了文明的根基,筑就了文明的大厦。

瞻望未来社会,美是人类创造的动力。在人类的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火种是人们精神的凝聚,也是文明延续的指引。还记得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那燃烧的圣火吗?四年一度的仪式,一届一届传递着和平、光明、团结与友谊的圣火精神,一代一代弘扬着“更快、更高、更强”的奋斗格言——永远朝气蓬勃、积极进取,不断超越自我、发挥潜能。正是美的引领,让人们回望和珍视传统,展望和创造未来。美,是人类文明不竭的动力之源。

夜幕降临之际,火用灿烂之光和摇曳之态诠释着美的魅力。是的,火很美,人们很爱美。美是世界给人的奖赏,美是人对世界的馈赠。在美的一呼一应中,人类文明从爝火不息,到与日同辉;在美的一问一答中,人类文明将不断创造崭新伟业,持续闪耀煜煜光华。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