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的夜

20190206期来自:羊城晚报

在老挝旅游的每一个夜晚,我都睡得很甜很香,这里的夜墨黑、宁静、悠长,让人仿佛又回到童年的时光,无忧无虑于岁月深处。

老挝的一些机构和商店下班关门得比较早,所以人们可以从容地回家享受黄昏与夜晚。晚饭后散步于万象的街头,到处可以看到饭后清闲坐在路边聊天看景的市民。打着扇子排排坐的老头老太和抱着孩子乐享天伦的夫妻比比皆是,男孩女孩聚集游戏的景致也很常见。这些人的脸上没有焦虑,没有浮躁,没有忧愁,就那么平平淡淡地带着生活本应如此的满足感,等待着夜幕的降临,一任晚风吹拂身心。

秉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习俗,入夜十点,这里的街头已是行人寥寥。汽车归了巢,托摩不再撒野,曲折街衢的灯光下,只有偶尔几个行人进店出铺,挑选自己心仪或必须的物品。酒吧和夜店是有的,但那里面没有咚咚呛呛狂野的劲曲,旋转缭绕的是悠扬抒情的慢调,让人在酒杯里品出光阴天籁。倘若在乡村和集镇,游客们会感到整个大地都沉入香眠,不管是人、牲畜、兽群还是植物。站在湄公河岸,眼前万物尽皆漆黑,不知河在哪里,岸在哪里,对面的山在哪里,村庄和民居在哪里。而河面上偶尔响起的哒哒哒马达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掠过你迷矇的眼帘时,你才会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浩大的夜的宁静包围,被大自然在夜色中的真性情所震撼。

我和妻曾在万荣十点后的街道上散步,昼间熙来攘往载着满是泳衣玩客的车子已一无觅处,狭窄道路上空旷得就留下我俩和照在地上的长长影子,只是路过一些仍灯火通明的酒吧时,才见到有不少像我们这样已不习惯早睡和宁静的人们,还在那里记忆不久前一直经历的夜晚——轰隆从高速路或楼下袭来,霓虹彻夜从高厦和繁街照来,狂歌劲舞抑或夫妻斗嘴、夜归人醉后的喧哗从邻居的窗台和电梯走廊飞来。我们几乎忘记了夜的漆黑和夜的宁静。

在沉静的夜里生活,有一件事自然而然会去做的,那就是仰望星空或聆听风雨。在老挝旅游的日子里,我们天天与自然为伴,做着这些与功利沉浮毫不相干的事情,学会像当地人那样,不管富与不富、穷与不穷,都带着微笑去坦然面对,在青山绿水和夜的宁静中,享受淳朴简单而又实在的幸福。

□周伟兵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