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镇》的出现,标志着当代小说具有了耐人寻味的新品质?

20181216期来自:羊城晚报

——郭海军

陈继明的新作《七步镇》,被认为是一部感性、智慧的小说,格局、情趣和深度都足够丰沛,充满弥漫性的美学力量;更有评论认为,该书的出现,标志着当代小说具有了耐人寻味的新品质。

故事讲述男主人公东声患了回忆症,四处求医中遇到了女孩儿居亦,遇到了自己的前世,遇到了历史,遇到了潜藏在婚姻失败中、生活焦虑中的“我”,遇到了想爱又不敢爱的“我”。于是,他回到故乡,寻找前世,寻找历史,寻找“自我”,寻找爱的理由。他找到的是自清朝以来宁夏兵匪频仍的历史,找到的是自己的前世李则广,找到的是中国文化中的西北性格。由此,一本从自我出发的小说,来到了大西北这个广阔的空间,牵出了百年中国历史……

陈继明以“盯住一个人”的方法,通过东声的自我寻找,提出了一个关于个体生命的本质性诘问:有病的人应该怎样自处?这不是“我是谁”这个哲学之问的简单形象诠释,而是以此为前提,把形而上的抽象变作血肉之躯的心理疼痛和情感困厄。此中的“病症”,于“我”是回忆症,于我们则可能是健忘症、抑郁症、焦虑症、恐惧症、分裂症、偏执症等等,区别在于“我”知晓自己的病症,而我们却难以自知或浑然不觉。

个体生命的欲望、情感、执念、窘迫等等,以及由此滋生的精神羸弱和心理乏力,已经成为通约性病源,既折磨着东声,也困扰着我们。像东声一样去“寻找”自我,也许就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基本要义。但我们要明白,“出门七步,遇敌十人”(《七步镇》题记),这“十人”可能并非别人,只是多面的“自我”。

——刘平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