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香蕉织成的布匹比丝绸软,但成本很高

20170903期来自:羊城晚报

李调元在《南越笔记》第十四卷又写道:“粤故蕉之国,土人多种以为业,其根以蔬,实以餱粮饼饵,丝以布。”广东是蕉的故乡,老百姓靠种蕉谋生,用蕉根当菜,用蕉果当饭,用蕉丝织布。您瞧,香蕉(芭蕉)一身都是宝,可以吃,还可以穿在身上。

对于香蕉布,古人多有赞颂。西晋左思《吴都赋》云:“蕉葛升越,弱于罗纨。”用香蕉与大麻的纤维织成布,比丝绸还要轻便柔软。

根据《元和郡县图志》第三十四卷至三十八卷的记载,早在唐太宗在位的时候,广州进贡给朝廷的贡品中就有香蕉布。再查《新唐书·食货志》,福建的福州、建州与泉州三地,每年也进贡香蕉布。而修订于公元1461年的明朝志书《天下一统志》也记载,当时广州、韶关、南雄、潮州、福州、泉州、宁波等地,每年均向朝廷进贡香蕉布。直到清朝,满人入关,穿惯了防寒的貂皮,穿不惯透气的麻布与蕉纱,香蕉布的进贡才宣告结束。

香蕉的根茎十分结实,富含果胶,用它织布,工序复杂,成本高得吓人。我们来看一首清朝人写的《蕉布行》:

芭蕉有丝犹可绩,绩成似葛分絺绤。

女手修纤良苦殊,余红更作龙须席。

蛮方妇女多勤劬,手爪可怜天下无。

花练白越细无比,终岁一匹衣其夫。

竹与芙蓉亦为布,蝉翼霏霏若烟雾。

入筒一端重数铢,拔钗先买芭蕉树。

花针挑出似游丝,八熟珍蚕织每迟。

增城女葛人皆重,广利娘蕉独不知。

为了挑出蕉茎的纤维,须要用绣花的细针一根一根来挑,比缫丝慢得多。广州的姑娘纺织蕉布,从年头忙到年尾,才能织出一匹,作为给未来丈夫的订婚礼,如果为了卖钱,那就非常不划算了。所以呢,即使在广州本地,很多人也只听说过增城的麻布,没有听说过广利的蕉布。

行文至此,读者诸君想必已经明白为什么现在没听过香蕉布了——成本太高,做起来太不划算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