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创办《羊城晚报》

20170903期来自:羊城晚报

此时我已经是个30多岁的人了。人家美其名曰“杂家”,我却知道自己在学问上还是一无所成。我想研究元曲,想仿效《诗词曲语辞汇释》使用的方法,来补充张相先生著作的未及。1954年到1957年间,除了编报纸和规定的学习、开会,我都沉迷在这一汇释工作中。但后来我将这本《元剧语词汇释》工作暂停了下,却再也提不起精神继续弄下去了。

到1957年,陶铸同志提议,在广州创办一张晚报,命名为《羊城晚报》。为了筹备这张晚报,领导上先抽调李超、杨奇和我几个人着手筹备工作。我负责《晚会》编辑业务,直到1966年6月为止。我全力投入到编务之中,即是编辑,又有供稿任务。《晚会》版是个古今中外的大杂烩。我就像《封神演义》里的八臂哪吒,四面八方都得应付,也都能将就应付。两年后,我在《晚会》上连续发表《唐诗小札》,这说得上是一种偶然,事前并无计划。《唐诗小札》从1961年一月印成小册,到1982年十月,已印了十一版,共77.105万册。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 (那拉/整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