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黄昏

20170903期来自:羊城晚报

□青 丝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有一张新照片,他T恤短裤,裤腰上拴着一个塑料袋,裤子因此被拖沉了一截,露出里面的格子内裤。小李子一手玩着手机,另一手把T恤撩起,当街揉搓着明显发福的肚腩……留言栏里,尽是粉丝表示心碎的符号表情。可以想见,小李子在许多人心目中,从此就由粉转为了路人,由“惊世美颜”变成了中年猥琐男。

对于追偶像这个事,我是抱以充分理解的,谁年轻时没有过一两个偶像呢?我的上一代人,虽然没有影视明星可追,但也有黄帅和张铁生这样的时代偶像。

我旧时有一个邻居大哥,学校要选拔一批人参加夏令营,到北京与一位明星交流心得。他满打满算自己会入选,结果却落选了,失落的他闭门大哭的情景,我至今仍记忆犹新。虽然他很快就“移情别恋”上了邓丽君,但或许是追偶像也有“口腔期”,未获满足的他,此后对待偶像的态度,就不再如田园诗般美妙了。

我有个朋友曾是张国荣的死忠粉,“哥哥”每场演唱会的录像带他都有,且一闲下来就认真观看和模仿张国荣的表演台风。有一段时间,他特别喜欢电影《阿飞正传》里的主角独自对着镜子扭腰跳舞的情节,经常学了在我们面前演示。其后他又喜欢上张国荣演唱《侧面》时一个很酷的Pose,并且从俗如流地效仿MV里的发型——后脑勺的发梢往上翘起,形如鸭屁股。

后来他看到张国荣和唐唐的事,一向自诩很Man的他,顿时觉得受不了,无法再接受他作为偶像。很多粉丝都喜欢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偶像,或用想象为偶像笼罩上一道神秘的光环,等到发现偶像也和自己一样要食人间烟火,有各种欲念时,就导致了理想的幻灭。披头士的列侬被乐迷刺杀,即为这种反作用力的结果。

不惟我等如此,日本人追偶像也走过弯路。英国1971年拍了一部电影《两小无猜》,在本土没有引发多大的反响,却在日本掀起了一股追偶像的热潮。饰演女主角梅乐蒂的小姑娘特雷西·海德成为了日本影迷的梦中情人。时隔二十多年后,日本还两次派出大队人马到欧洲寻访已经退出影坛的特雷西·海德的踪迹,以满足粉丝的好奇心。但据见过她的人说,特雷西·海德结过两次婚,已是一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欧巴桑,那些仍抱有一丝幻念的粉丝,热情才被扑灭。

我童年时,满大街的录音机都在放《皇帝、太监、酒家女》,我第一个偶像就是张帝,觉得他能随景生情、当场编造歌词的本领,真是神奇。早几年从电视上无意看到张帝在美国演出,看完内心很悲哀。我没找到怀旧的感觉不说,反而觉得这种昔日很时髦的脱口秀歌曲痞里痞气的,其油滑的表情也很令人受不了,心头充塞了一种赶集过后的厌倦感。并由此想到一本尼采的著作:《偶像的黄昏》。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