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与90后的比较

20170903期来自:羊城晚报

张爱玲二十来岁写出了《传奇》,瞬间红遍大上海;苏童二十五岁左右写下成名作,奠定了其文学地位;张炜著名长篇小说《古船》也是在三十岁不到时完成的。这些案例常被征引,用以说明年龄并不是妨碍作家们写出好作品的因素。但每当谈及80后、90后作家的时候,人们普遍都还愿意以年龄还小、知识尚缺、经验有限等理由作为进一步言说其他问题的心理前提,尽管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已届不惑、而立。80后、90后作家的年龄之所以成为问题,根源还是作品。多少年了,这些青年作家似乎仍未拿出令人震惊的作品,如此,自然会有失望之声和质疑之论。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青年作家没写出震惊之作?又是怎样的时代情绪把青年作家们逼进了年龄的陷阱?

其实,如果我们认真阅读当前80后、90后作家的众多作品,就不会那么单纯地对待那些全盘否定或满口赞誉的言论,他们中的一些作家已经写下了许多值得阅读的作品,比如80后作家张悦然、王威廉、陈崇正、双雪涛、蔡东、孙频、文珍、林培源、郭爽、周李立、陈再见、马金莲、张怡微,等等,都表现出不竭的创造力,他们的作品《茧》《非法入住》《平原上的摩西》《黑镜分身术》《往生》《细民盛宴》等,可以说是这些年当代文学的重要收获,其中有一些作品必定会成为他们各自的成名作、代表作,甚至是未来思考当前的经典作品;而90后,如李唐、王苏辛、郑在欢、庞羽、顾拜妮、修新羽、林为攀、马亿、陈润庭、周朝军、黎子、张闻昕、路魆、索耳等,都是当前非常活跃的青年小说家,他们的作品《动物之心》《白夜照相馆》《外面有什么》《白桦林》《哈利·奎因》《问青春》等也都表现出一些值得研究的新迹象。

这些80后、90后作家之间也呈现出了重要区别。这种区别需要个体比较才更准确,勉强做总体论的话,大致可以说,80后作家们普遍已远离了书写青春情感、校园故事的阶段,也基本离开了身体叙事、乡土书写,开始进入了想象力、洞察力、创造力等方面的比拼阶段,这些最能见出一个作家的创作水平和思想能量。而90后作家,写得好的作品里,大多数还是叙述自己的故事,儿时的、青春期的、校园的、家庭的,或者刚步入社会时那些不适与孤独,记叙的色彩还很浓郁。这是多数作家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谈不上多少创造性,却能表现出写作者的叙事能力。当然,一些90后作家也开始了纯粹的虚构,纯文学意义上的技术探求或者类型写作意义上的新奇故事,都成为他们为彰显特殊和新颖而作出的努力。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