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线索

20170129期来自:北京晚报

推理·《真相推理师:嬗变》

呼延云

真相,只在最后一页。

“陈丹有个很古怪的习惯,别看她经常在外面混到很晚很晚,但一定要回宿舍过夜。宿舍锁门时间是晚上11点,她总是超时返回,为此宿管老师对她意见很大,经常找我告状。赶上假期,她也不回家,就在学校住。”

“哦?”郭小芬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您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吴佳摇摇头:“现在的大学生,每一个的心上都关着无数扇门,每一扇门上都上着无数道锁,每一道锁的锁眼都浇铸了铁水死死封住,任谁也解不开……”

郭小芬突然站了起来,在书架前边浏览边说:“您这里的英文期刊很多啊!而且都蛮时尚的。”

“大多数都是我自己订阅的,带到课堂上给学生们看,一方面提高他们的英语阅读能力,一方面拓展他们的视野。”吴佳说,“你要看上哪本可以拿去……”

衣角倏然一动,郭小芬的身影已到门前,攥住把手一拧,将门拉开——

一张惨白的、略施胭脂的瓜子脸,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一张唇彩涂抹得过重,因而显得异常鲜红的嘴唇……

却是个年轻的男人,就站在门口,显然是一直在听里面的动静。

“白天羽?!”吴佳惊讶地说,“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来找您借杂志,原来您屋里有人,那……那我等一会儿再来吧!”白天羽嚅嗫完这几句,转身匆匆走掉了。

“这不男不女的妖怪是做什么的?”郭小芬一脸厌恶,“居然偷听我们说话。”

“学生会主席,我们班的学生。”吴佳叹了口气说,“曾经是陈丹的男朋友,后来分手了,但一直对她紧追不舍,陈丹拿他耍着玩儿,时间一长就弄得有点神经兮兮的——其实他学习还是蛮不错的。”

“怎么?现在大学的学生会都是这路货当主席?”林凤冲皱着眉头说。

“他是学生们选举上去的。”吴佳苦笑道,“这个时代,越来越看不懂了……”

郭小芬半个身子在门里,半个身子在门外,明亮的办公室,阴暗的楼道……白天羽以及他那扭来扭去的瘦屁股渐渐消失。郭小芬感到头脑正如视野,也是净浊交糅、明暗参半。短短的时间,她仿佛已经触摸到了什么线索,但这些线索太细太轻,犹如蜘蛛丝一般,一阵风——甚至一口气,就令其飘然而逝。

手机响了,短信提示音——林香茗一看,起身就走:“习宁回来了!”

几个人迅速往女生宿舍楼赶去,快到楼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男人一手夹着根香烟,一手拎着笔记本电脑包迎面走来,他的双眼无神,神情像被502胶水黏住了一样呆滞,也许是两条腿太短,上半身又太僵硬的缘故,走起路来直打晃,仿佛是漂在水面上的一块木头。 (20)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