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场白 刘欣至少被打断三次

20190531期来自:新文化报

开场白

刘欣至少被打断三次

在开场白中,刘欣表示:“非常感谢翠西,感谢你给我这次机会,从来没有想过能和你进行直接对话。”但这个30秒的开场白,却被翠西至少三次插话。

刘欣首先纠正翠西在节目中对自己的介绍,翠西在节目中称自己不代表特朗普政府,而刘欣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言人。刘欣纠正说:“我自己还不是共产党员,我今天是以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的身份与你进行对话。”

交锋1:中美贸易谈判

“中国政府已明确表明立场”

翠西: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你对现在中美贸易谈判的个人看法?

刘欣:我并没有内部消息,所以我并不太清楚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究竟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但是我认为中国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立场。

交锋2:知识产权

“笼统的指责是毫无意义的”

翠西:如果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企业面临着它们的知识产权、创意、辛勤劳动的成果被窃取的风险,它们还如何在中国做生意?

刘欣:你得问美国的企业了,它们想不想来中国,它们在中国做生意、与中国企业合作是否有利可图,美国企业会告诉你他们的答案。据我所知,大部分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企业的利润都是非常丰厚的,绝大部分决定继续在中国投资,不断开拓中国市场。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使这种计划变得困难,也让未来变得更加不确定。

我不否认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情况,有版权问题、盗版问题甚至商业机密被窃取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必须要处理的问题,而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包括我自己作为一个个体,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发展壮大。所以说这个是我们全社会的一个共识。

当然,是有一些个人或者公司去窃取的情况,这个我觉得也不仅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很普遍,美国公司也有这样的情况,因为知识产权侵权而打官司。你不能仅仅因为这些案例就说美国在盗窃,或者中国、中国企业在盗窃。这也是我为什么之前做出那样的回应,因为这样笼统的指责是毫无意义的。

交锋3:华为

按法律和规矩办事没有问题

翠西:华为是否愿意与美国共享它的先进技术?

刘欣:通过合作、互相学习、美国根据规则付费,我相信这是没有问题的。中美都在彼此学习。我通过与美国教师学习英语,现在我的工作还需要美国专家帮忙。只要我们共同合作,按法律和规矩办事,我相信这当然没有问题。

交锋4:发展中国家

“我们的人均收入非常少”

翠西: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将在什么时候决定放弃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向世界银行借款?

刘欣:是的,现在一直有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也听到了关于这个话题非常热烈的讨论,确实有人说中国已经变得如此之大。也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承认你已经长大了,就像你在节目里也说过,中国在变强大,我们都想强大。我们不想一直保持这种弱小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状态,但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发展中国家。如果你看看中国的总体规模,我们再经济体量上是一个大国,但别忘了我们有14亿人口,这是美国人口的三倍多,所以如果你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划分为人均的GDP,我认为它还不到美国的六分之一,甚至不如欧洲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所以你来告诉我,我们应该给自己如何定位?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的人均收入非常少,但GDP总量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可以做很多大事,而且很多国家希望我们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交锋5:关税

“我们的确需要改变规则”

翠西:2016年,中国对美国16%的商品征收9.9%的关税过高。

刘欣:降低关税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这样,美国消费者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中国商品,中国也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美国商品。但是您刚才也提到了我们现在是规则主导的世界,如果一方想要改变规则,必须要取得相关方的共识。降低关税是个多边的共同决定。我们目前执行的是20年前的标准,在关税问题上,我们的确需要改变规则。

交锋6:国家资本主义

“我们的经济制度是多元的”

翠西:如何定义“国家资本主义”?

刘欣:中国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让市场在经济中发挥主导作用。国有企业在经济中有重要作用,但作用正在不断减少,国家并没有控制经济的一切。来看一组数据:中国80%的就业是由民营企业提供的;中国80%的出口是由民营企业提供的;中国65%的创新是由民营企业完成的;中国一些领先的公司,比如因特网公司、5G公司都是民营企业。我们的经济制度是混合的、多元的、活跃的、开放的。

北京时间8时43分58秒,跨洋对话结束,刘欣在结束语中欢迎翠西来中国看看。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