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出省出差……

20170903期来自:新文化报

有出省出差证明才能起出来,而只有全国粮票到老家才能用。我是想趁回家生二孩子的机会,把这些钱和粮票给二老,他们一定很高兴。

我是在1967年冬天回家生孩子的。因为这点钱和粮票攒得不容易,我可当回事了,在回老家时包了一层又一层,揣在怀里生怕丢了。谁知我刚到我婆婆家(离我妈妈家有十里地),就听说我爸爸病了,妈妈身体也不好。平时我哥哥、姐姐都不告诉我家里的情况,怕我着急。我趁还没到生孩子的日子,就回家了。到家一看,爸爸咳嗽不止,骨瘦如柴,一点也不像爸爸原来的样子了;妈妈的腿摔坏了,不能下床走路,疼得利害。二老病到这种程度,我都不知道,感到非常内疚。看我哭得伤心,妈妈忙说:“你别哭了,要生孩子了,哭坏身子可要不得。你待两天就回婆婆家生孩子吧,等生完孩子再回来。”

我在婆婆家生完孩子第30天(满月)时,我侄女哭着来找我,说她爷爷病重,不能吃东西了,还说她奶奶不光是腿疼,肾炎又犯了。我一听,二话没说,抱起孩子就往妈妈家赶。一进门就看爸爸已经奄奄一息了,大夫说爸爸得的是肺癌,已是晚期。我一听犹如五雷轰顶,寻思爸爸没有几天日子了。

爸爸去世后,我整天以泪洗面,总觉得自己对不起爸爸。爸爸那么疼我,他有病时我却没有办法服侍他。现在妈妈又病成这样,我决定好好服侍妈妈。每天早上我四点起床,做点热乎饭菜给妈妈吃。吃了一段时间,妈妈高兴地告诉我,早上吃点热乎饭菜身上暖和多了,也觉得舒服多了。

我想多服侍妈妈一些日子,可是才一个月不到我单位就来信了,叫我赶快回去上班。我接信后想了很多,妈妈为我操碎了心,现在她有病了,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怎么能忍心离开呢?

见我迟迟没走,哥哥姐姐们都叫我回去,说妈妈由他们照顾,我的工作不能耽误。妈妈也说:“你回去吧,你在家也不能让我这病好了。记住,忠孝不能两全,你好好工作我才能安心。”

我临走时抱着妈妈痛哭一场,当年妈妈为我所付出的一切,又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历历在目。穷的时候,碗底下几个米粒妈妈都倒给我;我有病时,妈妈把耳朵哭聋了,眼睛哭花了;为了不让我哭,整天背着我,把腿都站肿了;怕我病死,就连从不来往的地主舅舅也去借钱,结果被人家辱骂一顿……

我回东北小家不到三十天,二哥就来信了,告诉我说:“妈在你走后由肾炎变成尿毒症,不几天就去世了。”我看完信,哭得死去活来,喉咙哭哑了,好多天都不能说话。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可父母却未得我什么济,就连我省吃俭用费了好大劲攒下来的一点钱和粮票,二老都没有机会花到,它成了折磨我后半生每一天的致命遗憾。这件刻骨铭心的事过去五十年了还是挥之不去,每当想起我都心酸不已,心痛不已。

这世上有一种爱,是无法计算,也无法还付的;它不是写在脸上,挂在口边,它从来都是藏在最深处,像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剥开,让你流泪……

王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