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

20170903期来自:新文化报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评价六神磊磊的文字说:“说唐诗是通向中国文化的一扇门,直到遇到六神磊磊这个把门人。他逆转了这扇门的方向。从此,唐诗不仅通向古远,还通向当下。在这本书里,你对诗人不会再仰望,而是相逢。”不再仰望,而是相逢,说的是一种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淡如水。

对着传统文化跪下,仰望膜拜,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姿态。把传统文化打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姿态。这两种姿态背后,都有诉求,前者是教化,后者是颠覆。我们想要的姿态,是一种久别重逢。导演王家卫说,很多传统的美好的东西都被埋没了,但它们并不会失传,它们生生不息,终有一天我们会再度和它们相遇,它们也会再度焕发耀人的光彩。

在六神磊磊的书里,没有仰望,也没有膜拜,只有老友相逢,把酒言欢,只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是六神磊磊想要传递的,对待国学,对待唐诗的态度。在最新的一期《新周刊》里,六神磊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现代人读唐诗,要先破除三种迷信》。这是他说给唐诗的坏话。

第一个迷信,老祖宗留下的都是好东西,不容置疑,不容亵渎。六神磊磊评价说:“现在有人爱把一切传统的东西捧到天上,自己明明并不了解,也不肯真下功夫研究,却特别愿做好龙的叶公,一曰‘国学’则膜拜不已,‘非学不可’,不学不是中国人,似乎不能吟出几句‘东风不与周郎便’来,就要人格不健全了。这是要破除的第一种迷信。一切文艺上的东西,但凡被顶礼膜拜不容反对,就一定不好玩了。世上本没有什么非学不可的学问,非要说的话,只是错过它的遗憾程度不同而已。错过唐诗,遗憾会特别大,但也只是遗憾而已,千万不能夸张。”

第二种迷信,乃是患上一种洁癖: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