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配谈唐诗?……

20170903期来自:新文化报

“你也配谈唐诗?”同样的句式还有,于丹也配谈《论语》?刘心武也配谈《红楼梦》?易中天也配谈《三国》?高晓松也配谈《金瓶梅》?而质疑的人,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证明为什么他们不配你却配。

六神磊磊把它叫做“低层次的仰望”,根子还是无知。“唐诗是通俗的艺术,假如套用以前革命的话语来说,就是人民的艺术。唐诗的繁荣,本来就是一个诗歌从帝王权贵来到广大人间,从宫廷冲向江山和塞漠的过程。唐诗在它所处的时代,本来就不是什么极度典雅庄严的艺术,仿佛必须盛装打扮,戴上领结,才可以吟诵。”

第三种迷信,乃是对古人的“脑残式爱护”,这个不能亵渎,那个不能亵渎。六神磊磊说:“唐诗本身,恰恰就是反对迷信的,是一种极包容、极开放、极力创新的文艺。它有形式、题材、手法上的巨大创新,也有头脑上、思想上的自由奔放、兼容并包,这些都熔铸在了诗人们的篇章之中,犹如悬挂在七、八、九世纪天幕上的闪烁明星。所以说唐诗的美,是包容的美,是多样的美。偏狭和迷信,是读不得唐诗的。”

这三种迷信,我想起王小波讲过的一件事。说是当年电视剧《唐明皇》上映的时候,受到了一些观众的批评。于是剧组成员和一些记者就开了个研讨会,会议纪要登在《中国电视报》上。制片人的发言探讨了反对者的民族精神、国学修为、道德水准诸方面,甚至认为那些朋友的智商都不高。王小波被吓坏了:“从此之后,我再不敢去看任何一部国产电视剧,我怕我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忽然知道自己生了个傻儿子而伤心。去看电影,尤其是国产电影,也有类似的危险;这种危险表现在两个方面:看了好电影不觉得好,你就不够好;看了坏电影不觉得坏,你就成了坏蛋。”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