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本书里我们对唐诗

不再仰望

20170903期来自:新文化报

六神磊磊,本名王晓磊,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曾任新华社重庆分社资深时政记者。其曾获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年度新媒体”(个人)等奖项。

其是腾讯“大家”专栏作家,2014年开设微信公众号,以独特视角和幽默风格,解读金庸小说中的有趣细节,借武侠人物评说时事热点、社会现象,创立自媒体江湖“一人一派”,成为有影响力的原创自媒体。2017年开设读唐诗内容公众号,单篇唐诗题材文章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阅读传播百万次 。

封面文章》

牛角

天?为什么后世那么多掌握大权的后宫没有一人再称帝?押沙龙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这和武则天的性格有关,这个人就是随心所欲的性格,但更重要的是她碰上了适合她的时代。

在押沙龙看来,隋唐时代还是延续了之前的门阀氏族,具有很浓厚的贵族特色。上层社会的人都是一群享乐主义者,没有什么真正的意识形态。社会氛围也很开明,儒家、道家、佛教混在一起,谁也没能统一思想,完全是一锅大杂烩。从思想史的角度看,唐朝就没出现什么像样的思想家,汉朝有董仲舒这些人,宋朝有朱熹、陆九渊这些人,明清有王阳明、顾炎武、王夫之这些人。“唐朝有啥思想家?吹牛的李白还是苦哈哈的杜甫?或者到处给人写墓志铭赚钱的韩愈?没有嘛,唐朝上流社会不思考,只审美。”

“这是一个很肤浅但很绚丽的时代。”押沙龙总结说,正是因为大家对意识形态都不太严肃,又都习惯于大开大合的贵族气,所以武则天称帝才行得通。这要搁到明朝,那些儒家士大夫们都得冒死阻止。当年嘉靖皇帝想追认他老爹为皇帝,庭杖打死了多少大臣,士大夫们还前赴后继的阻止。这就是大礼仪之争。这事要发生在唐朝,用押沙龙的话说,人们只怕会争着向嘉靖献诗纪念皇考。只要有门路,李白第一个冲上去。

虽然是在评论武则天为啥能当皇帝,但押沙龙却给了我们唐诗为什么会如此灿烂辉煌的答案。正因为那是一个没有思想钳制、社会风气开放的年代,给了诗人们极大的创作自由。现在看来 ,那个年代也许是中国思想史的低谷,但却绝对是中国文学史的巅峰。

那么宋朝和元朝呢?不也诞生了宋词和元曲吗?我琢磨着,这两个朝代比较特殊,一个是因为开国皇帝要求善待士大夫,让文人士子们相对有了言论的自由空间;另一个则是彪悍的蒙古人压根看不起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元朝统治者根本不在乎你们写文章发牢骚。只有唐朝,灿烂的文化诞生于开放的土壤。

六神磊磊“读唐诗”不像“读金庸”那么顺利,一开始就遭受了业内人士的阻击。两年前,他那篇《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刷爆了网络,不少人被他的文字弄得痛哭流涕,比如我。在六神磊磊笔下,杜甫就像是梵高,生前郁郁不得志,死后却倍享哀荣。六神磊磊像吴京一样,划了根火柴,把网友思古之幽情瞬间引爆了。

感动的是网友,愤怒的是专家。凤凰客户端主笔王路的质疑相对温和,他假借杜甫托梦写了一篇文章,驳斥了六神磊磊关于杜甫生前被忽视的观点。既然是杜甫托梦,那么驳斥的话自然出自杜甫之口,嘲讽的意味不言自明。从身份上看,王路也并非业内人士,但常年钻研传统文化让他有了发言的底气。不过总的来说,交流是在平和的气氛下进行的。

比较激烈的质疑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的丁启阵教授,这是正儿八经的业内人士。丁教授不仅质疑了六神磊磊的文章,还质疑了他本人:“这类网络写手炮制的文章,充斥着知识乃至常识错误,但对唐代文学没有下过功夫的普通读者,还是有很大的蛊惑欺骗作用的。因为它说得热闹、生动,天花乱坠。”六神磊磊把丁教授的质疑解读为文人相轻和冒傻气。

学者辉格曾相当刻薄地评价过圈里人对圈外人的那种敌意:“实际上,某些圈子可能恰恰需要这样一种将新人砸晕的方法,以此为圈子设立进入门槛,作为维护其排他性的手段(有了排他性才可能享受到租值),这跟他们用一套黑话将外人弄迷糊有着类似效果;当你悬梁锥股多年终于啃下这堆砖头(或至少学会其中说话腔调)之后,可以跟着圈子在大学里混吃混喝了,自然不会再轻易贬低砖头的价值,承认自己冒着傻泡浪费了几年生命,于是你成了经典地位的又一位坚定维护者。”

在搞学术的资格问题上,或许民间科学家们属于门外汉瞎鼓捣,毕竟科学的门槛很高,但民间哲学家或是文学爱好者同业内人士之间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只要一个人够聪明够勤奋,那么人文社科的门,是向所有人敞开的,无非是占有资料的多少罢了。倒退两百年,在现代教育模式诞生之前,谁不是民哲,谁又不是民科呢?在门槛不是那么高的领域里,观点之争的背后其实就是利益之争。

六神磊磊觉得,只要你认识常用的汉字,懂得21世纪的汉语,你就是唐诗的有缘人,你和唐诗的距离,真的只隔一道矮矮的墙而已。六神磊磊说:“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翻墙的人,帮你翻过唐诗那道墙,去折出几枝带露的花来,拿给你看。喜欢的话,你就可以自己去找正门观看。”而这块敲门砖,就是这本《六神磊磊读唐诗》。

从现代的眼光回望,我感觉唐朝文化曾经的肤浅,如今变成了某种纯粹。现代文明发展到今天,说实话,中国传统文化里关于伦理道德、意识形态的部分,多少都有些过时了。即使不必像“新文化运动”那样彻底砸烂孔家店,但传统文化对于当今社会是否还具有适应性和解释力,不好说。

这两年,国学热兴起,很多家长送小孩子去学传统文化。那么问题来了,在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里,我们应该学习什么呢?我个人的看法是,应该让孩子们远离那些道德说教和意识形态灌输,这些内容等到他们长大了,有了分辨能力自行取舍。真正值得学习的,是更纯粹的东西,那些关乎艺术和审美的熏陶。那么为什么不学唐诗呢?而且和四书五经比起来,诗词歌赋是不是更可爱呢?意识形态和伦理道德,总会随着时代的发展或更迭,或湮灭,但诗歌永恒。

为什么六神磊磊那篇关于杜甫的文字能够刷爆朋友圈?因为他写出了杜甫诗歌之美。我摘录一段,大家感受一下:这1500多首诗连起来,已经不是诗,而是

微博问答上,有网友问作家押沙龙,如何评价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