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大学”的双胞胎受益者播下爱的种子帮他人“圆梦”

20170706期来自:新文化报

“追梦人”蔡嘉杰

寄语

“追梦人”蔡嘉俊

新闻提示:

2003年,新文化报和吉林省慈善总会首次联合开展“圆梦大学”活动,在社会各界力量的广泛参与下,为那些特困家庭品学兼优的考生顺利上大学开启“一扇门”,如今已是15载。这些年,我们已经帮助了近500名贫寒学子迈入大学校门。那些曾经受助的“追梦人”,你还好吗?

再大的困难都不算什么。我们是“圆梦大学”的受益者,心里有颗爱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颗种子播种到其他人的心里。那些艰难困苦的经历,带给我的是比别人更多的乐观,更多的阳光,更强的抗压能力。

希望大家把心态放平,受助于人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我们需要心怀感恩好好地度过未来的日子,尽自己所能帮助其他人。

6年前

2011年高考后,弟弟蔡嘉杰(左)与哥哥蔡嘉俊商量出去打工 资料图片

寻人

播下助人的种子

兄弟俩均考上大学

哥哥却想辍学供弟弟读书

蔡嘉俊、蔡嘉杰是双胞胎兄弟,父母在他们中考前离婚,母亲王莹带着两个孩子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当年,王莹在一家鞋城给人家卖鞋,月薪1200元,两个儿子每个月上学就要花掉900块钱。靠着父母退休金的救济和姐姐的帮助,王莹勉强供两个孩子读完了高中。

兄弟俩知道妈妈不容易,一直很体谅她。别的同学都有零花钱,他俩从来都没有,但没有丝毫的抱怨。到了高三,他们每天晚上跟住校的同学一起学到10点半,为了省车费,他们就从学校走回家,要花40多分钟。

2011年,兄弟两人都考上了大学。哥哥蔡嘉俊考了547分,进入了吉林财经大学,弟弟蔡嘉杰以全校第一名的618分考取了大连理工的软件工程专业。本来是“双喜临门”,可妈妈王莹当时却又喜又忧,俩孩子一开学起码要拿出2万多块钱,可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我俩成绩下来后,有一幕我至今难忘,那天晚上我起床喝水,看到妈妈在客厅抽烟,妈妈平时基本不抽烟,那段时间真是愁坏了。”回想起当年的情形,蔡嘉俊在电话里对记者说,他当时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辍学的准备,也跟妈妈说过,不上大学了,要找一份工作供弟弟读书。

这些年

兄弟俩学业有成各自成就一番事业

“省慈善总会提供了一笔资助,另外,还有一位张女士资助了2万元的学费,真是帮了大忙。”王莹告诉记者,当年她要供俩孩子上大学,特别难,在俩孩子入学前获得了总共3万余元的资助,帮她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孩子也能如愿走进大学校门,继续学业。

两兄弟一直很努力,虽然不在同一所高校,但从两人大学四年各自的人生路来看,存在着很多共同点。

“因为‘圆梦大学’,我对报社、对新闻有一种别样的情怀,所以,学生会竞选时,我选择了新闻部,出院刊、办微信公众平台。”哥哥蔡嘉俊告诉记者,大学生活丰富多彩,一方面他努力学习,一方面,发挥自己所长,找到感兴趣的事情,生活非常充实。毕业后,他也考虑过继续读研,不过又不想母亲太辛苦,所以就选择了直接工作。目前他已是大连一家租车公司的主管会计。

“如果当年没有‘圆梦大学’的资助,可能我俩的人生会不同。”蔡嘉俊说,虽然家里已经催着他找对象了,不过他觉得,男人还是事业为重,现在他正在努力备考注册会计师,继续丰富工作经验。

弟弟蔡嘉杰同样在大学时在学生会当部长,大四就到大连的一家软件公司实习,后来毕业后留在了这家公司。目前是该公司的中级工程师,带着7个徒弟,主管好几个项目。“我现在是中级,要继续考到高级工程师,世界那么大,机会有很多,要积极努力地去做好每件事情。”蔡嘉杰说。

“刚开始上大学时,不太好意思跟同学说自己的家庭情况,男生好面子嘛。不过后来同学们了解了我的家庭情况,也没什么,我能感到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关怀我、帮助我。”蔡嘉俊告诉记者。

大学期间,蔡嘉俊所在学校定期举办“代理妈妈”活动,一个班级定点一个或者几个困难家庭,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给这些家庭的孩子送去温暖和关爱。每次,他都会积极参与。大学生能力有限,没有太多钱,他和同学就给这些孩子们就送衣物、买点吃的,去陪伴、辅导孩子学习。

“正是因为自己感受过无助,所以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会有一种共鸣,尽己所能帮助他人。”弟弟蔡嘉杰也表示,现在工作了,每月有了固定收入,虽然不算高,但每月会拿出三五百元,通过一个基金会去资助一两个孩子。

新文化记者 黄艳丽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