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抗战盐厂遭日军轰炸

20200813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从留存在巫溪县内万古、长桂、中梁、天元等地的古道遗迹上,我们试着还原一幅“溪山行旅图”:高山深谷中,马蹄声和货船号子声回响不绝。镇上,从蒸气氤氲的盐厂作坊到人头攒动的商号驿站,大包小袋盐包扛进扛出,成箱成捆银币流进流出。晚上,灯火通明,酒旗飘摇,南腔北调的社戏在吴王庙鸣锣登场,台下人流如潮,不停叫好。会馆暖房里,官绅大户慵懒地躺在软席上,啜着美酒,枕着涛声,望着天上圆月不知今夕何夕……

镇上退休工人陈世义告诉我,大宁盐厂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才叫红火,当时镇上有100多家灶房,大部分是煤灶,少部分是柴灶。为盐厂服务的船工、搬运工就有上千人,川东地区最早的银号也开在宁厂镇,人来人往。

七里长街,八面来风,一个弹丸古镇向世人展示了沧桑大手笔。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大宁盐厂为支持国人抗战,扩大产盐规模,作坊机具三班倒连轴转,亮晶晶白花花的盐巴井喷而出。一捆捆、一车车、一船船盐巴被源源不断运出大山,冒着日军的炮火送到抗战一线和西南大后方。这很快引起侵华日军的警觉。

“1942年夏天,日本飞机轰炸大宁盐厂,飞来五六架轰炸机,一气投下十多颗炸弹,山石泥沙被炸弹震得哗啦啦往下掉,河水也被炸得一片浑黄。那时候我爷爷还是个光屁股娃娃,他正和小伙伴在河里洗澡,突然一颗炸弹嗖嗖落下,掉进衡家涧他家后院的芝麻缸里,幸好没炸哦。”巫溪县林业工程师任能国回忆说。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