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儿啦咣的

20200121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胡华强

川剧乐器共有二十多种,常用的可简为小鼓、堂鼓、大锣、大钹、马锣(后改用小锣),统称为“五方”,加上弦乐、唢呐为六方,由小鼓指挥。演奏中,马锣常常与大锣互相呼应。马锣一敲——“噔儿”,紧跟着大锣一敲

儿都有,总会有人明里暗里噔儿啦咣的,虱子再大也顶不起棉絮,你何必放在心上?”

“噔儿啦咣的”也可说成“噔儿扯咣扯”,其实也是川戏乐器的拟声词。“你少在这里噔儿扯咣扯的,有啥子意见就说出来!”还可以延伸出一个意思一样,表达却更加诙谐幽默的说法“噔儿扯王麻子”,这里的“王麻子”只是一个无实意的衬音词缀了。

“噔”要发儿化音,才符合马锣的特点,而“咣”一定要发阳平(而不是阴平),才符合大锣的特点。

生活中如果时时处处都有人跟你“噔儿啦咣的”的确难受,但是如果没有“噔儿啦咣的”人,也许很多权力就得不到监督和约束。所以,“噔儿啦咣的”虽然主要是个贬义词,也应该赋予它一定的中性甚至褒义的感情色彩才对。

“唱反调”

“唱对台戏”的行为,有

劝人的话: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