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

20200121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2019年,在短视频平台上,“多余和毛毛姐”用浓重的贵州本土口音加方言土话,用略显浮夸的表情和聒噪的声音,演绎出一幕又一幕的生活轻喜剧,拥有3000多万粉丝。

创作者余兆和,1992年出生,毕业于西南某高校的建筑专业,干净帅气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心。“一夜爆火”所带给他的,是高人气和源源不断的商业广告,以及短视频内容转型和改进所带来的压力。2020年1月6日,在上海杨浦区,拍摄广告间隙,“多余和毛毛姐”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的专访,以下是采访对话实录,略有删节。

A、“我的视频没有任何包装,很直白”

记者:刚开始你的视频拍摄、创意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算是一个比较“自由”的状态?

余兆和:我现在的“本子”也是自己想。我的团队可能会给我提供很多创意,但是最后完善、审片一直到发布,我都会一直监督。每一条视频我都很用心地去做,只是现在会有很多人在帮助我。

记者:拥有团队的“包装”后,视频相比之前是不是更加完善或者更好?

余兆和:我觉得不在包装。我认为我的视频没有任何包装,很直白,有什么就说什么。因为我觉得喜剧这个东西是不需要包装的,你要表达的东西,不需要任何包装。团队对我的帮助其实也挺大,比如会有很多人来跟我讨论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大家配合起来就很好。

记者:会有危机感吗?

余兆和:其实我心态算是比较好。只要是真正地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努力地做内容,现在一年了,大家对我的内容还是比较认可。所以只要我踏踏实实地把这些事情做好,其它不需要过多操心,都交给观众、交给天意吧!

B、站在女性视角为女性发声

“麻烦”是指?

余兆和:比如走到一个店铺里面,大家都处于一个平静的状态,有人突然看到“毛毛姐”,就会拿手机过来跟我合影,进而打破这种平静。站在我自己的立场来讲,觉得不好,因为会影响到其他人,我不想去打扰他们。

记者:你的很多视频作品是在站在女性视角,为女性发声?

余兆和:很多时候,我看到我妈以及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尤其是结了婚的那种女性朋友,我会发现她们在生活当中,会有很多委屈自己、不由自主的时刻。我拍这些视频可能也是出于关心女性,让大家注意到她们的这些细节。我身边女性朋友挺多的,谈心的女性朋友也比较多一点。

记者:有没有想过跳脱出“毛毛姐”的形象,做真实的自己?

余兆和:我现在就是在做自己。扮演“毛毛姐”只是我的一个工作,我的一个爱好,我生活中应该怎么样,私底下是怎样一个人,跟我火之前一点区别都没有。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我火之前还是什么样。这个状态一直都没有改变,我还是会陪我妈去超市买东西,有朋友约唱歌一起玩还是会去,该旅游还是会去旅游,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任何改变。

记者:

封面人物大型系列报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