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物种 进化论

20200103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版权保护难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以卞之琳这句诗来概述去年一场图片版权纠纷也是极为贴切的。

2019年,一张黑洞照片让视觉中国陷入版权纠纷的漩涡,同时也引出疑问:当原创图片成为一种资产,创作者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使用者下载图片又该如何规避版权风险?

这个问题也已困扰了摄影师王竞十多年。从事商业摄影28年的王竞坦言,自己什么样的侵权都遇到过。而区块链的兴起,让王竞有了一个有效的维权和避免侵权的工具:区块链存证产生的哈希值成为保护作品版权的依据。

在互联网时代,5G、人工智能、区块链、共享经济……技术的发展推动着“新物种”爆发式增长,同时也深刻改变着人类的生存方式。

所谓新物种,新在前无古人,出现于2008年一篇学术论文的区块链,正是当之无愧的新物种。

这个由中本聪发明的计算机技术新型应用模式正从理论走向实践,向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等多个领域的应用场景延伸……它的不断进化冲击着各行各业,而像王竞这样应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数据存证与版权保护的应用已不是个例。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欧阳宏宇

前“链”时代,靠个人成本高

如何保护版权,一直是摄影师最头疼的事。

近年来,版权问题日益得到社会重视。但对于经历过“免费时代”的中国互联网,饱受盗图困扰的摄影师依旧屡见不鲜。

王竞对此不无感慨:“没有公司支撑,单靠个人做版权保护几乎不可能。”

上世纪90年代,王竞在成都开了一家照相馆,提供人像、建筑等商业摄影服务。客户拍摄的照片,王竞会到合作的印务公司印制,其中特别满意的便留下来作为广告样片。

一次,王竞在一家摄影培训机构发现,自己的作品竟然被该机构印在招生海报上。原来,这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就是自己曾合作的印务公司工作人员。

“我立马打电话,让他不要再用我的作品,对方好一阵推托才最终答应撤掉海报。”王竞告诉记者,对方认识自己,也自知理亏,维权才有效果。“不过,我的照片都会拷贝给客户,如果是客户散布出去,就没有办法了。”

当记者问及王竞为何不为作品作版权备案时,他摇了摇头说:“照片太多了,我们小本经营,精力跟不上。”

封面新闻年度特别报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