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悦然生前写讣闻铭句

恩赐干活,日燃光芒

20191124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在很长时间内,马悦然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惟一懂得并且精通中文的评委。他与中国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1948年,大学毕业后的马悦然,来到中国四川做方言调查。他还特别到峨眉山研究中国方言语音。也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使他结识了房东的女儿、四川女孩陈宁祖。1996年陈宁祖去世,两人携手走过46年光阴,是一个浪漫传奇的爱情故事。

马悦然的第二任妻子为中国台湾媒体人陈文芬,两人1998年初识于中国台湾,此后两人“秘恋”多年,2005年在山西宣布婚讯。马悦然与陈文芬(出生于1967年)相差43岁,这段备受文化界关注的婚姻,却让他们保持得十分低调。

11月19日,封面新闻记者收到陈文芬女士发来的一篇文章。文辞恳切,情深意长。经过陈文芬女士授权,特此刊发:亲爱的张杰:

我的丈夫马悦然已于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半整在家仙逝,享年九十五。

悦然自从三年前害病,很少跟朋友联络,他珍惜最后在书桌前奋斗的时光,努力读书,翻译《庄子》。他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活着死”的生存状态,在家里圆寂而去。我们的大孙子、曾孙女得以搭乘当天的夜车从南方到首都,在第二天早晨到我的公寓全家人喝了咖啡,送悦然的大体离家时,太阳出来。我们遵从中国的古礼,请四十岁的大孙子打了一把黑伞护送爷爷的远行。

他生前的愿望是在我们家族常去的地区小教堂,已故亡妻宁祖的葬礼举行的相同的场地,只有六十席的小教堂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但两个儿子(老三已于三年前过世)愿意更多的朋友前来送别,刊登了广告,葬礼在星期四,十一月二十一日举行,最后登记有一百三十人。

我们家庭五世同堂包括姻亲约有五十人。登记参加的朋友多为悦然的老学生、学院同事以及在地的中国友人。牧师魏安妮女士,是悦然的学生,曾经在瑞典驻北京大使馆担任文化秘书,她是我们家庭珍贵的友人。

悦然三年前订立遗嘱为自己写下讣闻铭句,这句话非常不好翻译:“恩赐干活,日燃光芒。”我只能勉强这么翻。我犹记得他当年写这句话,跟我分享时开心自得的样子。

悦然最敬爱他的老师高本汉。

悦然过世,我的悲伤与痛苦难以言喻。他以一生用功读书的方式来怀念老师,也为我的余生的前途指出了方向。

谨此。祈安文芬敬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