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徐来

以情动人七十年艺术生涯

20190922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徐棻70年艺术生涯,用“辉煌”来形容毫不为过。她的创作有一个有趣的“几多”现象:

精品多。如《燕燕》《秀才外传》《王熙凤》《红楼惊梦》《田姐与庄周》《死水微澜》《欲海狂潮》《马前泼水》《远山的花朵》《辛亥潮》等;

剧种多。话剧、舞剧、音乐剧、京剧、黄梅戏、汉剧等,都有涉及;

移植多。不少剧目被京、豫、昆、滇、晋、桂、沪、秦腔等戏曲推出;

演出多。每逢重大戏剧演出活动,无论省内省外都少不了有两台以上大戏参加,有的戏连演几十场甚至上百场,反复排演;

获奖多。几乎囊括所有国家级大奖,1996年舞剧《远山的花朵》、川剧《死水微澜》分别创下她个人最高获奖记录——年度内获得五项全国性最高奖励,中宣部“五个一工程”戏剧优秀作品奖,中国文化部“文华大奖”剧目奖、编剧奖,中国剧协“曹禺戏剧文学奖”;

人才多。10多部好戏,为各艺术部门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空间,先后成就了40多位名角儿。

研讨多。作品研讨会总计五次,不是创纪录也实属罕见。自1990年起,大约每隔10年左右,宣传文化戏剧等部门就要为她举办一次规格高、范围广、影响大的研讨会,或剧目展演、或新书首发、或艺术展览等。

2008年四川经历了汶川地震,恢复重建,物质重建是重中之重,文化重建不容忽视,见物也要见人。在讨论年度工作时,我便提议应当从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思考研究文化重建工作,通过重大规划、重点人物、重要创作、突出事件、特色项目等形成系列,以此体现四川文化精神,展示四川文化形象,传递四川文化力量。先后确定了一批文化大家名单,决定首推徐棻老师。为准确评价徐棻剧作的艺术成就,充分认识徐棻剧作的重要意义,要求从“两个必须”的维度思考,必须从20世纪中国戏剧历史进程予以考察,必须从繁荣发展四川文艺、推动文化强省建设的高度予以评价;从“三个进行”入手研讨,把徐棻剧作对外来戏剧的民族化进行的有益探索,对传统戏曲的现代化进行的成功实践,对演出形态的创新化进行的积极尝试等作为重点。会议主题确定了,其他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2010年1月,“徐棻文艺创作60周年研讨会暨《徐棻剧作精选》首发式”在成都市新会展中心举行,未曾想到,这是承前启后的一次会议,是她艺术生涯中第三次研讨会,而我有幸主导主持了会议。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剧协、省内外领导、知名大家云集,研讨会硕果累累,成效斐然,影响颇大,出版《徐棻剧作精选上、下卷》(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徐棻剧作研究论文集萃》(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我以为,作为一个剧种的金字招牌、重要标志,川剧品牌承载着剧种精神品格和理想追求,是增强剧种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依托;在川剧艺术承前启后、发展创新的过程中,徐棻和她的作品是一个重要的标杆或者说一个重要的标志,用时尚的语汇就是标识度。

徐棻始终笔耕不辍,在耄耋之年依旧娓娓徐来,不经意间一批经看耐读的力作又纷至沓来。2010年后,她创作《马前泼水》《卓文君》《十面埋伏》《花自飘零水自流》等新剧,多处上演,广为流传,反响甚好,体现着深入生活的坚实追求。她的创作力如此顽强、历久、弥新,令人感佩。也由此印证了一部戏剧要留得住,传得开的规律,若要人迷戏,除非戏迷人,她用生命的泉水在对戏剧付出。2015年秋天,因工作变动,我告别了服务三十年的文坛,但没有离开文艺,尤其是戏剧,在出版领域继续关注着徐棻同志的创作和四川文化。我们相继出版了《徐棻新编折子戏》(天地出版社2015年版),《徐棻川剧作品专辑——汉英对照六部剧目光碟》(峨影音像出版社2015年版),《新风徐来

徐棻。蒋蓝摄

□朱丹枫(成都)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