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归其位:定尊卑,别上下

20190831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红色,在传统服饰体系中还有另外的含义。如上文所述,《金瓶梅》中的女性大都喜欢穿白绫袄儿,但西门庆的正室夫人吴月娘,在妻妾同堂的场合,却往往是一袭红衣加身。相比较而言,红色稳重,白色飘逸,青春貌美的女性,通常会更偏好白色,以彰显活泼灵动的气质。吴月娘正值妙龄,本应如同其他人一样喜欢白色,但为了凸显自身的正室地位,她不得不压抑自我内心对情感、美丽的自然需求,而代之以礼教的面具。可以说,红色和白色的对峙,折射了妻妾之分、嫡庶之别,而这正是传统服饰体系最重要的功能之一。

在古代社会,女性依附于男性,被隔离在公共生活之外,缺乏独立的人身权、财产权,而那些远胜于男性服饰的节日盛装,其实是社会对她们的某种补偿。德国学者齐美尔《时尚的哲学》提到,当女性在公共领域寻求突破的冲动被阻碍时,就只能转向追逐时尚,以满足自我实现的内在需求。而美国学者凡勃伦则提供了另一种解释,缺乏财产独立权的女性是在“代理”男性进行消费,她们消费得越奢华,就越能体现男性的荣耀。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身为诰命夫人的贾府贵妇,还是西门庆家的妻妾,她们的服饰彰显的都是贾家、西门家的财富权势。无论那些服饰如何昂贵华丽,却始终折射出她们不自由、不自主的生存状态。

事实上,传统社会女性的人生,犹如菟丝附蓬麻,一旦夫家败落,富贵便如逝水。《金瓶梅》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吴月娘穿白色孝服给西门庆上坟,遇到以前被她赶出家门的丫鬟春梅,已经成为守备夫人的春梅装扮一新,“头上戴着冠儿,珠翠堆满,凤钗半卸,上穿大红妆花袄,下着翠兰缕金宽斓裙子”。两相比照,浮沉各异势,说不尽的命运吊诡,人生无常。

与传统社会的女性相比,今天的女性无疑是幸运的。随着女性权利的提升,经济地位的提高,她们在时尚领域也逐渐摆脱消费代理的依附状态,有了更自由的选择,女性服饰的民主化、个人化也成为当下时代文明、包容气象的重要表征。

据北京晚报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