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

20190519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成功登月。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登陆月球。据相关记载,代表人类首次登月的两位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都是亚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的铁杆书迷。其中巴兹·奥尔德林曾说:“阿瑟·克拉克爵士对太空的积极愿景激发了几代人探索太空的兴趣,并激励了几百万人从事科学事业。”

尽管在此后近50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人登上过月球。但曾经鼓舞人类探索宇宙的科幻经典《2001:太空漫游》,至今仍指引着人类探索太空。正值人类登月50周年之际,珍藏《2001:太空漫游》中文版由读客文化再版推出。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被引进中国以来,《2001:太空漫游》影响了几代中国读者和科幻作家,刘慈欣、韩松、吴岩、陈楸帆等知名科幻作家都是它的拥趸。尤其是凭借《三体》和《流浪地球》等作品广受欢迎的刘慈欣,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我所有作品都是对《2001:太空漫游》的拙劣模仿。”

2018年11月,站在领取“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的台上,刘慈欣还回忆第一次读完《2001:太空漫游》时的激动,“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出版了亚瑟·克拉克的《2001:太空漫游》和《与拉玛相会》。这两本书第一次激活了我的想象力,思想豁然开阔许多,有小溪流进大海的感觉。读完《2001:太空漫游》的那天深夜,我走出家门仰望星空,感觉此时的星空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第一次对宇宙的宏大与神秘产生了敬畏感。而后来读到的《与拉玛相会》,也让我惊叹如何可以用想象力构造一个栩栩如生的想象世界。正是克拉克带给我的这些感受,让我后来成为一名科幻作家。”

在《三体2:黑暗森林》里,刘慈欣写道:“两个多世纪前,阿瑟·克拉克在他的小说《2001:太空漫游》中描述了一个外星超级文明留在月球上的黑色方碑,考察者用普通尺子量方碑的三道边,其长度比例是1∶4∶9,以后,不管用什么更精确的方式测量,穷尽了地球上测量技术的最高精度,方碑三边的比例仍是精确的1∶4∶9,没有任何误差。克拉克写道:那个文明以这种方式,狂妄地显示了自己的力量。”

自1968年电影版和小说版问世以来,《2001:太空漫游》就成为了科幻历史不可超越的最高杰作。50年来,《2001:太空漫游》影响了后世几乎所有科幻作品:《星际穿越》《星球大战》《阿凡达》《黑客帝国》《地心引力》……2019年中国春节档上映的两部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都在不同程度上致敬了《2001:太空漫游》。

克拉克的作品以详实精准的科技描述著称,成为“硬科幻小说”的代名词。克拉克善于运用其哲学的思考方式,探求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以及人类与人类技术所能达到的极限。小说开始于300万年前的非洲,那时的史前猿人还不会使用工具,处于食物链的低端。在猿人将要灭绝之际,一块神秘石板降临这里,教会猿人使用工具以猎杀动物获取食物,促使了猿人向人类进化。300万年后,被这块石板促成进化的人类登上月球,并在月球上发掘出另一块同样的石板,被命名为TMA-1。TMA-1的发现,让人类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宇宙仅有的存在,宇宙中还存在更高级的外星文明。石板在出土后朝着土星发射信号。人类跟随信号的指引前往太空的更深处,并企图在那里找到太空和自身的答案。

作为地球的最高智慧生物,人类一直在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人类文明究竟是自然演化,还是更高级文明的一场实验?宇宙文明演化的终点又在哪里?这些终极问题,《2001:太空漫游》都给了我们一个恢宏的探索之旅。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实习生刘可欣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