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日子里 弥补儿子应尽的孝心

20190107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未来日子里

弥补儿子应尽的孝心

得知父亲摆摊等你30年,你第一想法是什么?

张毅:说实话,我当时是很懵的。包括现在,给我的感觉也像在做梦一样,这样的事情应该在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现实生活中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似梦非梦,没有清醒过来,我自己也在慢慢消化,适应这个过程,接受这个事情。

警方确认身份以后,为什么一直犹豫是否见面?

张毅:这个事情我也经过了反复考虑,不是说不想见,确实是因为时间太长,太久了。加上我养父母年事已高,母亲有冠心病,心脏不好。想多一些时间,给他们做通工作,毕竟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想一下怎么沟通好,给大家一个交代,能做到皆大欢喜对各方面都有好处。

最初给警方说见面要等到春节后,为什么现在突然回到绵阳?

张毅:年关将至,想到大家都亲人团聚,再怎么样的难处,都挡不住血浓于水的这种亲情,所以还是回来先见一见。

媒体报道后,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父子,支持你们,你有什么想回应的?

张毅:首先要感谢父亲这么多年的艰苦等待,感谢媒体的关注和网友的支持,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尽量弥补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和孝心,再次谢谢大家的关心。

返回广州后,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张毅: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尽快带着小孩和养父母来绵阳,大家一起见个面,来一个大团圆,皆大欢喜是最好的结果。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刘虎摄影报道

在儿子走失之地原地摆摊

最终等来了奇迹

对于韩峰一家人来说,如果31年前的分开是一个意外,那今日的相见则是一个奇迹。

1987年,张毅刚满6岁。这一年,韩峰刚刚在绵阳站稳脚跟,便从老家将家人接到了身边,开始修表为生。韩峰修表摊摆在原成绵路边的会仙楼下,曾是绵阳市的汽车客运站,旁边还有一个市场,人流量大,修表的人也多。

“当时应该是6月1日,我当时正在给一个男子修表,修好后,抬头起来一看,客人没在,孩子也不见了。”韩峰肯定孩子是被拐走的,他回忆说,发现儿子不见以后,他就近询问其他商铺的老板。其中一名售货员告诉他,看到有一个男性买了一包饼干给了一个小男孩,然后就一起走了,但是去了哪个方向,并没看清楚。

儿子丢失以后,韩峰开始了寻子之路,从绵阳市区到邻县乡镇,他的足迹遍布周边多个市。

1988年,一个李姓男子找到他,说知道他儿子的信息。随后,这名男子给韩峰提供了一个位于陕西宝鸡,详细到具体门牌号的地址,并坚称这里能找到他儿子。“考虑到连门牌号都能说清楚,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就相信了。”韩峰说,绵阳警方还给他开具了一份介绍信,表示去带回儿子时可以寻求当地警方帮助。可结果事与愿违,“宝鸡并没有我的儿子,那人只是为了在途中偷我们的东西。”

为了找寻儿子,韩峰去过最远的地方是辽宁。1989年,当时有人告诉他,小君可能被卖到了东北。前一次被骗的经历,并没有打消他寻子的念头,韩峰马不停蹄赶到了辽宁,多番寻找,仍是没有一点好消息。

多次寻子无果,韩峰选择了一个在身边人看来最不可理喻的法子——原地等待。每天早上7点,韩峰准时出门,骑着自行车,带着饭菜,从绵阳市高新区菩提寺前往成绵路的修表摊,晚上7点又骑车回家,来回超过22公里。除了过年休息几天,韩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在过着这样的生活。

多年过去,韩峰满头黑发已花白,每天路过的老街口,也从泥路变成了绵阳最繁华的主干道之一,他还等在原地。周遭日新月异,一条又一条来自各地关于儿子的线索,让老韩从期望变成失望,可老韩从未想过要结束这场一个人的战斗。

后来,通过媒体报道,好心人传来新的信息,两地警方也积极参与其中。2018年12月25日,警方通过血液鉴定,确认了韩峰和张毅的父子关系,等了31年,孩子终于找到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刘虎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