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处机的觐见之路

20181216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成吉思汗

金庸把丘处机塑造成一位武功高手。

金庸笔下的丘处机,一出场就宰了大汉奸王道乾,并抠心挖肝,杀得金国六王子赵王完颜洪烈差点命丧黄泉。

但,这却不是事实。

讲丘处机这样一个历史人物的故事,必须谨慎又谨慎。这样的故事,我们用丘处机的话来再现,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臣丘处机,以大定戌申春二月,自终南召赴阙下,蒙赐以巾冠衫系,待诏于天长观。越十有一日,旨令处机作高功法师,主万春节醮事。夏四月朔,徙居城北官庵,越二日己巳,奉圣旨塑纯阳、重阳、丹阳三师像于官庵……后五月十八日,召见于长松岛。秋七月十日,再召见……翌日,迨中使赐桃一槃,处机不食茶果十有馀年,过荷圣恩,即啖一枚。中秋,以他事得旨,许放还山,仍赐钱十万……逮乙酉岁春,途经陕州,遽承哀诏……处机虽道修方外,身处世间,重念皇恩,宁不有感?谨缀挽词一首,用表诚恳云。(丘处机《磻溪集·世宗挽词一首并引》)

丘处机讲的,是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的事情,王处一已于二十七年被召见,还逗留在京城。丘处机的这次被召,应该是王处一推荐的结果。本来,作为王重阳的四大正式弟子之一,却被“异派”的王处一给抢了风头,丘处机对王处一的被召见,还大吐酸水:

三竿红日自由睡,

万顷白云相对闲。

只恐虚名动华阙,

有妨高枕卧青山。

(丘处机《磻溪集·闻诏起玉阳公戏作》)

但是,当自己得到皇帝的召见时,立即兴奋得不能自持,恨不能生双翅飞去京城,叩见皇上。

九重天子人间贵,

十极仙灵象外尊。

试问一方终日守,

何如万里即时奔。

(丘处机《磻溪集·进呈世宗皇帝》)

虽然,丘处机在京城为皇帝服务尽心竭力,但所获仍然不如王处一的大。王处一除了获赐财物外,还获赐号“体玄大师”。丘处机的收获,没有王处一的大。但这并不影响丘处机愉快的心情,所以丘处机在离京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吟诗一首:

乍出皇都外,高吟野兴驰。

开笼鹦鹉俊,展翼凤凰奇。

白马翩翩骤,青山隐隐移。

长安一片锦,指日到无疑。

(丘处机《磻溪集·出都》)

人生得意马蹄疾,自喜之情跃然纸上。

虽然,金世宗于大定二十九年正月初二死掉了,但这并没妨碍丘处机借此为资本,到处吹大牛。

昔金国世宗皇帝,即位之十年,色欲过节,不胜衰惫,每朝会,二人掖之行!……亦尝请余问修真之道,余如前说。自后身体康强,步行如故,凡在位三十年升遐。(耶律楚才《玄风庆会录》)

这是丘处机在觐见成吉思汗铁木真时讲的,把自己被金世宗召见的事一下子向前推了几乎二十年,这些话,被耶律楚才记录在案。不过,万里雪山之外,路途遥远,反正铁木真也没法调查。

丘处机的弟子尹志平在《清和真人北游语录》中,也记录了这件事:

俺于大定间入见时,进词毕,承旨求道。俺心许传谷神一章,以万乘之君,恳心求道,况乃实有德行,亦足以传。……

王处一是给皇帝打醮祈福,而丘处机则更进一步。

明昌二年,东归栖霞,乃大建琳宫,敕赐其额曰太虚。气象雄伟,为东方道林之冠……师既居海上,达官贵人敬奉者日益多。宁海军节度使刘公师鲁、邹公应中二老,当代名臣,皆相与友。贞祐甲戌之秋,山东乱,驸马都尉仆散公将兵讨之,时登及宁海未服,公请师抚谕,所至皆投戈拜命,二州遂定。(陈时可《长春真人本行碑》)

“乱”,指老百姓在反抗金政权的统治。“仆散公”,即仆散安贞,《金史》有传,时为山东路统军安抚使。丘处机协助仆散公剿抚义军,事迹昭彰。这样的一位丘处机,能说他是抗金英雄么?

附录:丘处机《世宗挽词》

哀诏从天降,悲风到陕来。

黄河卷霜雪,白日翳尘埃。

自念长松晚,天恩再诏回。

金槃赐桃食,厚德实伤哀。

居无何,成吉思皇帝遣侍臣刘仲禄,县虎头金牌……及蒙古人二十辈,传旨敦请。师踌躇间,仲禄曰:“师名重四海,皇帝特诏仲禄,逾越山海,不限岁月,期必致之。……风闻师在东莱。又得益都府安抚司官吴燕、蒋元,始得其详。欲以兵五千迎师。燕等曰:京东之人,闻两朝议和,众心稍安,今忽提兵以入,必皆据险自固,师亦将乘桴海上矣。诚欲事济,不必尔也。从之。乃募自愿者,得二十骑一行。将抵益都,使燕、元驰报其帅张林,林以甲士万郊迎。……林复给以驿骑。至潍州,得尹公。冬十有二月,同至东莱,传皇帝所以宣召之旨。”师知不可辞,徐谓仲禄曰:此中艰食,公等且往益都,俟我上元醮竟,当遣十五骑来,十八日即行。于是宣使与众西入益都,预选门弟子十有九人,以俟其来。如期,骑至,与之俱行。(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

铁木真“期必致之”,“兵五千”虽未来到眼前,但蒙古人金戈铁马,横扫东西,其威慑力之大,丘处机这年(金宣宗三年,1219年)都七十三了,一把胡子了,这个理儿他懂的。

“知不可辞”,乃是天命不可违,丘处机嘴里可以说的冠冕堂皇。但说白了,“天命”在铁木真,铁木真之“命”,他丘处机岂可违又岂敢违?

识时务者为俊杰,丘处机是个聪明人,痛快地答应了。

“丘处机在烟雨楼斗剑后……这日得到成吉思汗与郭靖来信,心想蒙古人并吞中国之势已成,难得成吉思汗前来相邀,正好乘机进言,若能启他一念之善,便可令普天下千千万万百姓免于屠戮,实为无量功德,又挂念郭靖,便带了十余名弟子冒寒西来。”

金庸“射雕”的故事情节,构思精巧,过渡自然,寥寥数语便举重若轻地将丘处机送到了万里之外的大漠雪山。这里,金庸说丘处机认为“蒙古人并吞中国之势已成”,正所谓一语中的。

□孙建军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