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识时务的

创教一代,风流云散

20181216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金宣宗兴定元年(1217年),王处一死于圣水岩。而之前,刘处玄已于泰和三年(1203年)死于莱州武官庄,郝大通于金卫绍王崇庆元年(1212年)死于宁海。全真教创教的一代精英人物,已风流云散,此时,只剩下了丘处机。这一年,丘处机已经70岁了。

王重阳58岁,孙不二64岁,谭处端63岁,刘处玄57岁,郝大通73岁,王处一76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丘处机还想为全真教做点事儿么?还能有什么作为么?

或许,丘处机真的想休息了。

但是身不由己,丘处机不能不挺身而出。

自己的弟子需要带领。马师哥、刘师哥、郝师哥等的弟子,也不能不管。全真教的带头大哥,总得有人来做。丘处机此时就是全真教的带头大哥。

把全真教往哪里带呢?南宋?不可。跟南宋从来就不熟。金国?也不行,此时的大金国已经日薄西山了。

“戊寅岁之前,师在登州。河南屡欲遣使征聘,事有龌龊,遂已。明年,住莱州昊天观。夏四月,河南提控边鄙使至,邀师同往,师不可,使者携所书诗颂归。既而复有使自大梁来,道闻山东为宋人所据,乃还。其年八月,江南大帅李公全、彭公义斌来请,不赴。尔后,随处往往邀请,莱之主者难其事,师曰:我之行止,天也。非若辈所及知,当有留不住时,去也。”

这是丘处机弟子李志常在《长春真人西游记》的记述,也是丘处机西去投奔成吉思汗铁木真之前唯一的行迹记录,也是最为可靠的记述。

“河南”,指的是金国,此时的金国已无当年威风,被蒙古铁骑追着打得屁滚尿流。金宣宗完颜珣贞祐二年(1214年),金国首都中都(燕京)岌岌可危,五月十八日,完颜珣离开中都,向南京(汴梁)走。次年(1215年),中都落入蒙古军之手;到年底,蒙古军已打下金国的862个城邑。

“江南”,自然是指南宋。李全是割据山东的军阀,此人没什么政治抱负,在南宋、金、蒙古之间摇摆,有奶便是娘。宋宁宗嘉定十一年(1218年),李全被南宋任命为“广州观察使、京东总管”,其部下彭义斌为“统制”。

金国此时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货比三家,丘处机要待价而沽。

□孙建军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