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后导演记录日本遗孤

20181214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他用15年返日却用60年归华

85

2015年,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拖拉机伴随着“隆隆”声在玉米地里驶过。

“是我们家的地,老李家的地!过去这有一条河呢。”73岁的中岛幼八坐在拖拉机上,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像是唤醒记忆的钥匙。由新华社音视频部、新华社亚太总分社联合出品的纪录片《何有此生》,镜头从这里拉开。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四千多日本孤儿遗留在中国,收养他们的中国养父母超过一万人,尤以受战争侵害最深的东北最多。

生于二战期间的中岛幼八,幼年随父母作为“日本开拓团”成员来到中国东北,日本战败后沦为难民,被中国养父母搭救抚养,16岁时在中国政府和百姓的帮助下回到日本。他一生拥有七个父母,六个名字,他说“日本是祖国,中国是故乡”。

在最深的苦难里,他的中国养父母播种了最深的善良。中岛幼八用自己的方式一生感恩、报答着中国。2015年,战后70周年,他用日中两国语言写下自传《何有此生》,重新回到养父母的坟前。

关于战争的另一种人性写照

纪录片《何有此生》的海报上印着一句话,“在最深的苦难里播种最深的善良”,在导演王冰笛看来,这正是整部纪录片的核心,“中岛幼八的人生就像关于战争的另一种人性写照,在最深的苦难中,获得超越仇恨的善意和善待。”

他吃着自制的东北大葱三明治,掏养老金办日本遗孤个人足迹展,为了布展,甚至大费周折地从中国运回大豆高粱和玉米棒子。“中岛老先生布展的时候摔断了肋骨,但最后还是没有一家日本媒体愿意报道。他给我讲的时候看不出来一丁点儿沮丧,他既有日本人的严谨,也有东北农村人的朴素和乐观,二者毫无违和感。”

这样的细节在拍摄过程中还有很多,中岛幼八与中国的情缘,他内心深处的爱和渴望,深深触动了王冰笛。“老先生当时唱了一首中文歌,唱到‘歌唱歌唱歌唱/歌唱和平/全人类的共同希望’时,我突然就哭了。这就是他童年时期在中国,接受到的关于和平关于生命的教育。”

在残酷的战争里,中岛幼八的养父母在他的心里播种了和平和爱的种子,也孕育了他的一生。“老先生的生命,你仔细去想它是很神奇的,‘何有此生’,后面可能是一个问号,也可能是一段省略号。里面有对战争的反思,有对生命的感慨,这所有所有的一切最终塑造了中岛幼八。”

一位观众在看过《何有此生》后留言道,“他一半的血液已经在中国了。”王冰笛相信,每个人都能在这部纪录片里找到共鸣之处,“对主人公来说,你的人生也许会触动、影响跟你毫无关系的人们;对创作者来说,你的纪录可能会让人们走近一段历史,感受一种力量,体验一种真诚。” 封面新闻记者钟雨恒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