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心系传人

“当时在场的还有阎肃老师。我又表演了一遍,黄导是北方人,虽然没有全部听懂,但他觉得内容、效果都还不错。尤其看到焦乃积他们被逗得哈哈大笑,都觉得好,就定了这个节目要上。”沈伐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从确定节目到正式上台的40多天里,他一个人每天关起门没日没夜地排练。“很多演员都喜欢出去游览首都胜景,陶长进(川剧演员,1986年春晚《断桥》许仙的扮演者)约我出来耍,我不去,天天在屋头练。”

因为是纯四川方言,担心有些观众听不懂,黄导一再要求沈伐把语速放慢,再把太地道的方言词改换一下。“阎肃老师把《演出之前》改名为《零点七》。”《零点七》在后来的几审中都顺利过关,并被安排在黄金时间表演。功夫不负有心人,9分钟的《零点七》大获成功,打破了央视春晚均为普通话节目的格局,台词“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迅即成为流行语。

之后,沈伐不仅在北京与游本昌联合举办了《哑剧、谐剧》专场演出,还到全国各地巡演“沈伐谐剧专场”百场,场场火爆,使得谐剧这门艺术迅速在全国叫响,开创了谐剧艺术的巅峰时期,并由此确定了他作为谐剧第二代掌门人的地位。

1988年,焦乃积到成都挑选央视1988年春晚节目,沈伐的新作品《蓝贵龙接妻》(包德宾创作)被看中。为让该节目更加出彩,导演选择已经成名的川籍电影演员岳红与沈伐搭档,被更名为《接妻》的谐剧因此变成了方言小品。

沈伐与岳红配合默契,不负众望,台词“一,二,二点五”、“像麻将牌里的幺鸡”、“打我,打得个保质保量”迅速流传开来,也成了来自春晚的第一批流行语。“1990年,我又参加了央视元旦晚会,表演了方言诗朗诵《王啰嗦》。谐剧和方言诗朗诵都是王永梭先生创作的形式,我都带上了央视舞台。”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