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艰难的一天

20170903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实际上,28日是更加艰难的一天。

从一早出发到晚上露营,我们有十二个小时在一个接一个沙梁里冲锋陷阵。传祺的司机小胡一次次英勇地、仅凭前驱两轮冲向松软沙路且陡峭的山梁。我则驾着四驱RAV4,四五十度的陡坎也敢下。我的车也两次底盘卡在陡坎上,四轮空转。杨勇驾驶的坦途拉完传祺又拉RAV4,忙得不亦乐乎。长时间的推车与徒步,让考察队员们身心疲惫。

下午时分,烈日当头,后面两辆车水喝完了,汽油也不多了。小李腰疼,偷偷掉下眼泪。黄昏时分,前面发现了车辄印和一座废弃油井!顿时希望升起,今儿能冲出去?美女吴总中午在一高地有信号的打电话求救,州里派出的丰田越野车载着汽油水,围绕着我们进入的这片区域跑了700公里,但没有路可以进来。

杨勇从卫星定位查出,我们离此次穿越的温泉区只有三四十公里。但坦途和传祺都只有一格油,仍然没有路,废弃油井的推土机路通往相反方向。关键是水没了。士气低落。吴总决心不走了,等待救援。小胡也不动了,说再也不想开两驱车。

荒漠戈壁,暮色四合,前路茫茫,险象环生。传祺卡在路中,我们的RAV4只能押后陪护,等待前行探路坦途的消息。

考察队未带对讲机,两车十个人焦急地等待。半个多小时后,坦途绕来绕去找路,居然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来。已是晚上九点,杨勇说开夜路危险。三车合一队,前行不远处露营。幸喜坦途上有备水,晚上十二点,饿得眼晴发绿光的我们才吃上饭。

晚上我抽空问杨勇,为什么不等救援?他笑笑:几十年野外经历告诉他,最好的救援是自己。吴总则告诉老黄,救援车在十公里外找不到路,只好回冷湖了。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