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年走巴峡,辛苦为斗米”

陆游《入蜀记》比《徐霞客游记》更受推崇

途中“艳遇”驿吏之女

20161105期来自:华西都市报

南宋诗人陆游本是江浙人士,他主张抗金遭到罢官之后,于南宋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受朝廷派遣赴夔州任州通判。他离开家乡绍兴府,一路辗转五千多里,历时五个来月才到达夔州(今重庆奉节县),沿途写下一部《入蜀记》。这一游记为我们再现了八百多年前长江中下游沿江两岸的风土人情。

说起陆游的爱情故事,众所周知他与表妹唐婉留下《钗头凤》的绝唱。其实陆游另一段爱情发生在蜀道,在大朝驿留下的一段郎情妾意的佳话。

相传,陆游取道汉中经金牛道入蜀,过大朝驿时人困马乏,宿于驿站馆舍。在驿馆的墙上,发现一首题壁诗“玉陛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陆游看那墨痕尚新,字迹娟秀,似女子笔法。向驿馆杂役询问,方知是驿吏之女春香所题。

陆游遍寻佳人,杂役手指井边洗衣少女说:“此女乃春香。”陆游暗生情愫,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旅途孤寂,如能得此女相伴,也不辜负这千里的舟车劳顿。于是,他盛邀春香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了人生哲学。春香见此君仪表堂堂,谈吐不凡,亦感心仪。是夜,二人秉烛夜谈,两情相悦,感谢天地命运,牵线让两人相遇。

这时,范成大已经急函催促,不日即将上路。陆游对春香起誓:“一到任所,定当遣人来迎娶。”春香不依,决意同行,并将此情禀告乃父。父亲大喜过望:“汝将终生付与放翁,甚幸。”

当时,由于长途跋涉,陆游的坐骑腿瘸,而大朝驿站的马匹均已派出。天降微雨,似有天欲留客之意。春香知陆游着急,主动帮他分忧:“如果你不怕丢面儿,驿站还有两匹可以骑的驴,其实下雨路滑,驴走石板路更稳当呢!”陆游连声称赞“好主意”。

行前,陆游饮下饯行酒,蓑衣披身,直向剑门,随性赋诗《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诗情画意,跃然纸上:他的衣服上沾满了旅途上的灰尘和杂乱的酒痕,出门远游,所到之地竟没有一处不让人黯然神伤。他仰天长啸:我这辈子就只能做一个诗人吗?苍天无言,他只能骑上瘦驴消失在雨中,向着剑门关绝尘而去。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