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回收”亟待政策“扶一把”

20201108期来自:三湘都市报

智能垃圾回收箱内惊现水泥块。

受访者供图

观点

成本高利润低,

“正规军”也干不过“游击队”

回收物价值低,处理成本高,是挡在“互联网+垃圾分类”相关企业面前的一大拦路虎。

专家分析,“互联网+回收”本质依然是便宜进货、加价倒卖,所以能不能盈利,完全是看回收、分拣、加工和贩卖各个环节的差额收益。所以尽管套上了“互联网”的盔甲,其规则和打法依然保留着传统模式。

“散兵游勇”的拾荒者依旧存在,他们靠着一人一车,就能挨家收走大部分“值钱”的垃圾,剩下那些无人问津的垃圾才被投入智能回收设备中。

“这意味着,智能回收设备中的可回收物会是低价值回收物。从市场角度讲,当箱子里货物的利润连去开箱的成本都不能摊平的话,企业还愿意积极去开箱吗?开箱频率的下降就导致箱子的使用率会下降,市民投递积极性也会受影响。”王洁说。

“当然,一些互联网平台收编了社区保洁员,让他们拿着客户端到居民家里收集可回收物,并现场称重结算,但这无疑增加了成本。相比于传统的个体废品店或者穿街走巷的拾荒者,垃圾分类企业化运作无疑会产生更多成本,比如运营、人工、物流、行政、税收等,并最终影响回收价和回收力度。”湖南省源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谭瑶春说。

然而,

持续运营成难题,政策、体系都是槛

在“互联网+回收”的创业风潮席卷全国时,第一批探索“互联网+回收”的公司倒闭的倒闭,歇业的歇业,生存下来的也多是举步维艰。小黄狗曾融资10亿,注册用户超过260万,辐射全国33个城市,入驻156个社区,结果却一度陷入停摆。长沙先后成立的十几家“互联网+回收”企业中,停止运营的已有三四家。

业内人士表示,有些企业为了把体量和数据做上去,将垃圾回收最前端投递价格提得比卖给回收企业的价格还高,这意味着,中间的差价需要企业自己贴钱。“这种前期投入巨大,后期还要持续花钱买参与的行为,无论出钱主体是资方还是政府,必然不会维持太久,更别提以小规模互联网企业为主体的运营商们了。”

此外,垃圾分类涉及到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四个环节。其背后有着更为庞大的产业链,环卫部门、环卫企业、作业保洁队伍、拾荒者,涉及人数众多。

“在长沙,垃圾分类由城管环卫部门负责,可回收物由商务局负责,有害垃圾又是另外的部门负责。”谭瑶春表示,垃圾分类涉及庞大的分类人群,复杂的管理对象,繁重的管理任务,这些难题不是一家企业或者一家组织能够解决的。

周儆表示,如何进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从健全源头回收网络、加强资源分拣利用、加速行业转型升级、推广先进回收模式等方面进一步完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尤其在回收网点建设、分拣中心建设上特别给予政策支持,都是着重需要考虑的问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