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各种声音提供平台

2017-33期期来自:江苏商报

TED社区总监 TomReilly不认为观众群会影响演讲者主题。他说大多数演讲者也是第一次过来,并不清楚具体都是什么人到场。

与此同时,TED在试图改变大会现场听众构成。

它的学者项目(TEDFel-low)在以一年二三十人的速度,通过更密集的培训,让做过具体项目但缺乏演讲经验的年轻人可以在大会上分享自己的内容。这些演讲者大部分不是白人。

今年是TED大会第一次设置非英语环节,7位演讲者用西班牙语演讲。宝莱坞巨星ShahRukhKhan也到场演讲,他将在今年年末和TED合作,以电视节目的形式将TED带去印度。

从2018年开始,TED会提供少量5000美元的门票,给之前没参加过大会的年轻听众。

这些做法的效果还不得而知。但TED确实为一些平时不容易发出的声音提供了一个平台。从战区回来没多久的记者 AnjanSun-daram就是其中之一。

Sundaram关注的不是现今最热的中东、阿富汗或者朝鲜。他记录的是冷门话题——刚果和中非共和国这两个非洲独裁国家所发生的不公,正在写第三本书。他演讲中用到的一些照片的拍摄者已经被枪杀。

大会结束前一晚的庆祝活动上,依然是格外健康的食物、乐队和啤酒。Sundaram也在现场。

谈到如何看待这个全是生意人的大会,Sundaram说自己知道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在意非洲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挺开心,至少 TED主办方觉得这个话题足够重要,而在这里的演讲总能让自己的记录被更多人知晓,“其他如果还有什么,就当它是中奖吧。”

据好奇心日报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