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公寓:主流客群正在发生变化

2016-55期期来自:江苏商报

【无论纽约还是巴黎,都市核心地段都集中居住着成群的年轻人,而国内都市核心地段,大多住着富有的老年人。在国内公寓市场,一直没有很好的资本和品牌为都市年轻人提供高品质的居住空间。】

▉提供新的生活方式

像往常一样,在公司加完班的晨嫣打了辆车回到位于北京朝阳区百子湾路的新派公寓,已是晚上9点。从美国留学回京一年了,晨嫣一直住在这座城市的CBD,在自己擅长的金融行业工作,月薪2万元左右。她没有回家和爸妈住在一起,而是每个月花费近三分之一的收入租住在这个距离公司更近的40平方米单身公寓里。想起最初搬进新派公寓的场景,晨嫣不由得笑出声来,“父亲带着我来到这儿办理租住,第一方便我上班,第二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他希望我在这儿找到个高品质的男朋友”。

“我们可能是唯一一个要出示大学本科毕业证才能入住的公寓。”新派公寓创始人王戈宏笑着说,新派公寓的入住条件比较苛刻,拒绝九类人,“我们拒绝50岁以上的单身大叔、学历低于大专、喜欢制造噪音者、老人和小孩、养宠物的、吸烟的、乱扔垃圾者,还有自以为是的缺公德心的土豪。”

新派公寓在北京有两家门店,一家在百子湾,距离国贸桥仅800米;另一家在故宫旁。地理位置的选择,表明新派公寓从一开始就瞄准更高的圈层,其月租金基本在7000~9000元范围。

王戈宏几年前在国外生活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纽约还是巴黎,在都市的核心地段集中居住着成群的年轻人,而国内的都市核心地段,大多数住着富有的老年人。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外大城市的公寓,多数只租不售,“因为卖出太可惜,公寓所有者更愿意做资产证券化,持有并出租。”

彼时,在国内公寓市场上,一直没有很好的资本和品牌为都市年轻人提供高品质的居住空间。“这种供应不仅是空间,而是整个生活方式。”王戈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住喜欢的房子,而不是拥有

2013年6月,新派公寓在故宫边上开出第一家门店,共45间房作为试水。紧接着第二年,公寓以私募基金模式,新派收购北京CBD旧资产进行改造,开出第二家门店,此次房间数达101间。公共区域配套包括健身房、咖啡厅、新派奥莱商店等,定价7500元/月,直接比当时周边房租高出2000元/月。

让人意外的是,如此“高价”的一栋公寓,推出市场4个月左右满租。

“这是一个人群效应。”在前三个月,该公寓只完成了50%的出租率。这50%的人是新派公寓的第一批客户,统计发现,首批客户的平均年龄约28岁,金融、投资、房地产、艺术类的职业背景占多数,大部分人的工作地点就在北京CBD,月收入平均2万元以上。其中70%是海归,硕士研究生占50%以上,60%都为单身女性。

随着时间递增,新派公寓的用户平均年龄在逐渐下降,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平均年龄仅为26岁。如今在两栋新派公寓共145间房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90后,最小年龄仅为19岁,准备出国留学。在这群人当中,在北京买房者屈指可数,但是有车一族却不在少数。

“房价会越来越贵,人们越来越买不起市中心的房子,而当下90后消费者也越来越不在乎买房。”王戈宏清晰认识到,其未来的主流客户群体正在发生变化,他们会选择住自己喜欢的房子,而不是要拥有这个房子,“长租公寓未来在中国是个万亿级市场。”

新观念
powered by 闻道